给我上天糖

雪落下的声音(一)

#全篇以莫玄羽中心


#可以先食用b站的太太受护者的视频再来观看会更明        白


#文笔不好,见谅


#已经向太太要了授权


#食用时请和雪落下的声音一起会更好


#一切设定基于太太和我的一些小私心,如果不喜欢的话请默默退出去,谢谢


#金光善ooc注意


#短篇,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完,但是会争取在今年以内(x)


#没问题的话可以开始食用了ˎ₍•ʚ•₎ˏ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撒野?!”


         莫子渊的脚狠狠地踩在莫玄羽的头上,还故意碾了几下才甘休,走前还命人例行“整理”他的东西,直到满地狼藉才拂袖而去。


         莫玄羽跪在地上,疼得直呲牙裂齿,他试着直起身子来,只不过一个幅度不大的动作,全身的肌肉都叫喊着要罢工,莫玄羽又一次疼得跪倒在地。


         他尝试了好多遍,直到终于能坐直的时候,迎面飞来了一只明黄色的蝴蝶,他那本来皱紧的双眉舒展开来,勉力站起身伸出手去追逐那只在他指间飞舞的蝴蝶,笑得像个孩子一样,好像已经忘了刚刚才被人殴打的疼痛。


         他追着蝴蝶追到了大街上,足有一刻钟之后,那只蝴蝶才轻轻地在他的额头上着陆,轻得仿佛在亲吻他。莫玄羽呆呆地看着蝴蝶,看着那双轻轻扇动的翅膀,突然想起了他那远在金麟台的父亲。


         正当莫玄羽想伸手去摸那只蝴蝶的时候,旁边一个村夫说:“听说兰陵金氏的宗主金光善死了!” 他旁边的一个老人说:“可不是嘛,听说还是在做那档事的时候死的呢!真是风流成性,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说的就是他吧?”


         莫玄羽的瞳孔在听见金光善的死讯时骤然缩小,随即他在原地怔愣片刻,突然跑进一家店铺,又在片刻后带着一坛酒和一块麻布离开,任由店主在后面大声叫喊着捉贼。


         村夫:“你看,那疯子又出来发疯了,还偷了李老板的东西,准是让莫夫人一家欺压的。”


         老人:“唉,这孩子也是命苦啊,好不容易被亲爹接回去又被赶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变得疯疯癫癫的。”


         李老板闻言无奈又气愤:“算了,反正他娘亲在世的时候也没少照顾我的生意,就当作是给他娘多年来的光顾的回礼吧!”


        旁边一位书生道:“李老板知恩图报,确实是莫玄羽之幸,但是我看他拿走的是......一坛酒和麻布?他这是打算干什么?”


        李老板沉默片刻,道:“谁知道呢,或许是去祭奠谁吧。” 说完这话,李老板便回铺子里招呼客人了,刚刚还在闲聊的村夫和老人也离开了。


        莫玄羽一直从大街上跑到一处树林,他跑了多久,那只蝴蝶就跟在他身后飞了多久,直到此时莫玄羽坐在树下捣鼓手上的麻布,它依然在旁边看着莫玄羽的一举一动。


        只见莫玄羽用针线把两块麻布缝在一起,一针一针缝得极细心,仿佛手中的不是麻布而是丝绸一般,神情非常认真,人人口中的疯子此刻难得的安静下来,像个正常人一样慢慢地将两块麻布缝合。


        片刻后,莫玄羽终于把手中已经缝好的麻布放下走到不远处的湖泊,就着湖水清洗脸上的脂粉,洗完脸还不忘看看湖中自己的倒影,确认已经干干净净了才满意地站起身,将身上的红边黑外衣脱下,露出里面的雪白中衣。


        这时候,一片雪花轻轻落在他掌心,莫玄羽抬头望天,竟是又开始下雪了,他不知怎的觉得有些开心,直接坐在雪地上看着一片又一片的雪花落在他身上和地上。



===========================================


嗯......怎么说呢,一开始看太太的视频的时候只听前奏就哭了个稀里哗啦了,所以在动笔的时候全程循环视频一边哭一边写。


莫玄羽献舍羡羡之前的事,好像没有太太写过吧?然后我觉得在这具身体成为魏无羡之前,曾经的莫玄羽也应该拥有一段故事,所以希望喜欢的看客去B站看看太太的视频,真的催人泪下啊呜呜呜


评论(21)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