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雪落下的声音(四)

#莫玄羽中心


#依然是废话连篇


#要开始喂刀子了


#还是惯例,请和av34682418一起食用


#没问题的话可以开始食用了ˎ₍•ʚ•₎ˏ










         莫玄羽有些苦恼,不为别的,就是因为金光善天天变着花样带他逃课。今天去秦楼楚馆听戏,明天去茶楼喝茶听书,好不容易习有所成的那么点知识全都付诸东流。



         莫玄羽不是没想过拒绝金光善,只不过金光善好像不介意自己胸无点墨,反而表现出希望自己多陪陪他的样子,莫玄羽也不忍心拒绝,直到某天下课后被看不过眼的先生留下来训话。



         “我就直接说吧,”先生捋着胡子道:“原本我看你资质不错,也愿意在课业上下苦功,可是如今的你是怎么回事?”



         莫玄羽低垂着头,不敢与先生的眼神对上——他不敢说是金光善天天带着自己出去玩,自己又拒绝不了才会荒废学业,这一举动却被先生认为是羞愧难当而不敢吭声,“唉,莫玄羽啊,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再这样下去,莫说老夫不愿教你,怕是金氏也不愿留着一个修为毫无长进、全无建树的门生啊!”



         莫玄羽当下惊慌失措,却又想不到该说些什么,只好向先生行了一礼,道:“玄羽日后会多加注意,不会再让先生操心了......”



         先生看了看莫玄羽,有些可惜地一叹气,嘴里呢喃着“罢了,罢了,你自己好自为之罢!”,随后渐行渐远。



         莫玄羽抬起头,一言不发地跑回自己的屋里,开始翻阅之前从金光瑶那里借来的一些书籍,一边看一边提笔作答,试图赶上其他人的进度,看了半天都不知所然,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半晌,他忽的站起身,从墙上拿走弓箭和箭筒,径直往后山的方向前行。



         演武场有人把守,一到酉时便禁止踏入,此时已经是酉时五刻,莫玄羽只好跑到后山练习。那里早早架了一个靶子,是莫玄羽自己搬过来的,一旦开始写字或是抄书,他便会忘了时辰,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早就已过酉时,于是只好跑来后山练习。久而久之,他也很少往演武场跑了,直接向先生讨了一个比较旧的靶子,一个人在后山练习。



         待他走向靶子的时候,一个人影从树后走出来,莫玄羽把手搭在眼睛上张望,发现对方是自己的兄长金光瑶。 金光瑶看见莫玄羽也不惊讶,笑容可掬地看着他道:“又来练箭?”



         莫玄羽露出一个有些羞涩的笑容,一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一边点头称是。金光瑶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他招手让莫玄羽过来,然后从怀里拿出一本书递给他。莫玄羽看了看书皮,上面写着箭术二字,简单直白,看字体应该是出自于金光瑶的手笔。



          莫玄羽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金光瑶道:“让瑶哥费心了,你平时那么忙,还要为我专门编写一本有关箭术的书......”



           金光瑶有些无奈,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有什么忙的,再说了,你是我弟弟啊!为人兄长难道不应该给予弟弟协助吗?”



           “那就谢过瑶哥了!”莫玄羽把书放进怀里,从身后背着的箭筒里抽出一支羽箭,对准了前方的靶子搭弓射箭,连续射了三支,其中两支因为受落日余晖的影响而与靶子错开,剩下一只插在靶子的外围。



            莫玄羽转过头问金光瑶:“瑶哥,你觉得如何?”



            金光瑶沉吟片刻,上前握住他的手,在他耳边温声道:“准头还行,主要是姿势不正,你站直些再试试?”



            莫玄羽依言站直了些,专心致志地盯着前方的靶子看,随后便听到金光瑶的声音再次自身后传来:“就是现在!”



         莫玄羽手一松,原本紧绷的弓弦将羽箭射出,咻一声笔直地插入红色的靶心。莫玄羽见羽箭命中靶心,所有的郁结难舒和压力凭空消失,开心地朝金光瑶笑道:“瑶哥,你看到了吗,我做到了!”



          金光瑶轻轻地摸了摸莫玄羽的发顶,带着点愉快地道:“做得不错,再多加尝试必能百发百中。”



         莫玄羽只顾着傻兮兮地笑,全然没有发现到金光瑶有些黯淡的眼神,更没有发现远处一个金色的身影在远远地观望。片刻后,那道身影一掀衣摆,离开了后山。



         和金光瑶道别后,莫玄羽回到自己的屋里继续完成作业,直到亥时将过才匆忙收拾好书桌上床休息。 等躺到了床上后,莫玄羽的思想又开始天马行空地活跃起来——每每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总能想到很多事情,比如说明天早上该怎么应付金光善、怎么和先生解释今天没来上课,但更多的是想念他那远在莫家庄的母亲。



          莫玄羽来兰陵已经有半年之久,每个月都会定时给莫二娘子写一封家书。虽然莫二娘子并不识字,但村里的私塾先生识字,莫二娘子便让先生念给她听,然后再付他钱,让他代笔将自己说的话一一写下再寄给莫玄羽。



         所谓家书抵万金,莫玄羽往往会收到的家书里字里行间总是离不开让他注意身体和衣食住行的字眼,偶尔会询问他学习进度如何,都被莫玄羽拉来代笔的金光瑶逐一搪塞,渐渐地莫玄羽开始有些忧虑下一封家书的内容,害怕自己令母亲失望。



         但莫二娘子好像没看出自己的搪塞,也渐渐减少这方面的过问,令莫玄羽心中产生一种既轻松又心虚的感觉,家书送到金麟台之前的好几日都会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这个月已经快要过完了,莫玄羽依旧时时刻刻地侯着莫二娘子的家书,果然在初三的时候收到了家书,正想拆开看,金光善又一次破门而入,打断了他手上的动作。



          “爹?”莫玄羽看着金光善,有些不满地道:“您怎么又......”



          金光善用手中折扇拍了拍他的脑袋,道:“叫爹爹!”



          莫玄羽小声嘟囔道:“我都十五岁了......”



           “就算你是五十岁,你依然是我眼中那个四岁的羽儿。”金光善伸手蹂躏了一把莫玄羽的头发,莫玄羽有些无奈地看着他,“爹,别再叫我羽儿了......”



           “你说什么是什么,今天阳光明媚,陪爹爹去听戏吧?”



           莫玄羽沉着脸道:“今天阳光明媚,我去练习箭术正好。”



           “别那么古板嘛,你才十五岁,来日方长......”金光善的话音被莫玄羽装出来的、并不阴沉的表情打断,莫玄羽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道:“我,要,练,习!”



            金光善怔愣片刻,半晌噗嗤一声笑了出声:“行了行了,练箭就练箭,正好让爹爹看看你练到什么地步了。” 话音刚落,莫玄羽脸上又出现了他习以为常的笑容,背起弓箭和箭筒径直往外走去,却被金光善抓住衣领一把拎回来:“去哪儿呢?”



             莫玄羽奇道:“练箭啊。”



             金光善指着东边:“演武场在那儿呢!你去后山干嘛?”



          莫玄羽哑口无言,总不能说是因为平日里被你带出去,回来之后都过酉时了,演武场早就禁止进入了吧?



         金光善当然知道莫玄羽经常去后山练习,而且还是和金光瑶一起,这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莫玄羽与金光瑶的关系在逐渐亲密,这不是他想看见的结果。



         金光善眯了眯眼,心想是时候做些什么了。




===========================================


终于要开始投喂刀子了,不过估计以我的文笔大家只会看得一脸茫然吧,我真是对不起玄羽啊(´°̥̥̥̥̥̥̥̥ω°̥̥̥̥̥̥̥̥`)


那什么,金光善ooc你们接受得了吗?我觉得我写得挺崩的啊,不过下一章应该会有恶人金光善的回归(...),所以应该......问题不大?


最后如果有任何建议或者发现有哪里逻辑不对的话欢迎评论或者私信啦,我真的很需要一个头脑清晰的人来和我捋一捋一些伏线什么的˃̣̣̥᷄⌓˂̣̣̥᷅


好了废话就到这里了,祝大家屠妖节快乐啦!ପ( ˘ᵕ˘ ) ੭ ☆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