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雪落下的声音(五)

#莫玄羽中心


#刀子预警


#请和av34682418共同食用


#没问题的话可以开始食用了ˎ₍•ʚ•₎ˏ









         莫玄羽今天格外心不在焉,走在路上时不时就游魂似的偏离轨道,金光善喊了他几声都没反应,眼看着就要和迎面走来的金光瑶撞上了。



          “玄羽,玄羽!”金光善刚想伸手揪住他的衣领,金光瑶就先一步开口,把莫玄羽的魂给喊回来了,只好讷讷地把手收回来,看着对面的人恭恭敬敬地向自己行礼:“父亲。”



          金光善微微点了点头,看向笑得眉眼弯弯的莫玄羽,只听那人道:“瑶哥!”



         “走在路上都能走神,昨晚没睡好吗?”金光瑶有些担忧地观察莫玄羽的脸色,见他眼底有浅浅的一圈乌青,不放心地劝诫道:“是不是又熬夜挑灯夜读了?就算你还年轻,也不能仗着身体好就肆无忌惮地消耗自己的健康。”



         莫玄羽有些紧张,磕磕绊绊地解释:“不是的不是的!昨晚是因为挂念母亲,不知道母亲的近况如何,辗转反侧了大半夜都毫无睡意,所以才......”



          金光瑶叹了口气,不急不缓道:“如果你有这份孝心,必定会为你感到欣慰。但若是因此影响了你的健康和学习,想必为人母亲的都会担心忧虑,更何况她远在莫家庄,不能时时照顾你,此时必定也是焦虑不安,你又何必给她徒增烦恼呢?”



           莫玄羽惭愧地低垂着头,嗫嚅着回答道:“......我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的,瑶哥。”



          金光瑶轻轻地抚摸他的发顶,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挺直腰,“不过,你要是真的挂念她,偶尔回去探望她也不是不可以。”



          莫玄羽闻言,双眼放光地看着金光瑶:“真的吗?”



         金光善站在莫玄羽后面,双眉皱得死紧,有些不满两人攀谈甚欢,自己还站在这儿都不懂得消停会儿,于是有些不悦地轻咳两声。莫玄羽闻声转过头来,脸上的喜悦淡了许多,有些腼腆地小声问道:“爹,我可以回家探望母亲吗?”随后他抬起头,略带恳求地看着他,“和您一起。”



         金光善呆愣片刻,随即笑道:“当然可以,只要羽儿想,咱们随时都可以回去,不过现在还是先去演武场吧。”



          至此,金光瑶才发现莫玄羽身后背着的弓箭,“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再叨扰了,你好好加油。”随后他向金光善再行一礼,施施然地缓步离去。



          金光善这才有机会开口说话,他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面,懒懒地对莫玄羽道:“走了,别耽误时间了。”莫玄羽闻言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地追至他身旁,不久便到了演武场。



           演武场内只有寥寥数人,见金光善带着莫玄羽进来纷纷毕恭毕敬地行礼,在金光善应了之后继续各自练习,两人则往演武场更深处走去,直到走到一处空地才停下。



          金光善站在一侧,手指前方的靶子道:“就用这个靶子吧。”莫玄羽颔首答应,随后取下背后金弓,将羽箭搭在上面,双眼瞄准眼前的靶子,确认自己的姿势无误,便拉紧了弓弦,搭在弓上的羽箭蓄势待发,只等莫玄羽松手便会径直射向前方的靶子。



           ‘没问题的,’莫玄羽聚精会神地看着前方,心道:‘只要按照瑶哥说的做,就一定能行!’



          莫玄羽一松弓弦,羽箭果然笔直地朝前方飞去,嗖地一下插在靶心外围。



          莫玄羽大大地呼了口气,心道自己还需多加练习,这时站在一侧的金光善却走到他身边道:“不错,不愧是我的儿子,就是准头还不够好。来,让爹爹教你!”




          金光善绕到莫玄羽身后,伸手搭在他挽弓的手上,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像这样,再绷紧些,手再稳一点——”



          第二支羽箭也随之射出,这一次因为有金光善的教导,羽箭稳当当地插在红色的靶心上,莫玄羽脸上满是喜悦之情,这是金光善第一次亲自教他如何射箭,也是第一次射中靶心。他转过头对身后的金光善道:“爹,您好厉害!”



          金光善看着莫玄羽眼底的崇拜之情,忍俊不禁地笑了出声,忍不住想摸摸他的头,却突然想起了自己陪莫玄羽来这儿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伸到一半的手硬是收了回来垂在身侧。



          金光善道:“来,爹爹再教你一次,看好了!”



         莫玄羽满怀期待地由着金光善抓住它的手,认真地观察每一个动作,待他抓住其中诀窍之后,他的眼睛亮了亮,正要松手,金光善却在他耳边轻声问道:“羽儿啊,你是不是很喜欢你瑶哥?”



          莫玄羽不知道他为何有此一问,但也乖巧地点了点头,金光善的嘴角扬起了一抹残酷的笑容,“是这样啊,但是羽儿有没有想过,他根本不想你经常去找他呢?”



          莫玄羽心里一咯噔,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金光善,金光善也不说话,只是幽幽地看着他,过了半晌才缓缓说道:“你那么单纯又善良的孩子,自然没人不喜欢,但是阿瑶他在外流落多年,难保不会对你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私生子心怀不满。”



          金光善顿了顿,覦着他愈发惨白的脸色,嘴角的弧度更加肆意地上扬,“他可是曾经在温若寒身边潜伏许久的人啊,没有相当的机智和心机,怎么可能活到今日?”



          莫玄羽的手忍不住地发颤,手心全是手汗,紧绷已久的弓弦被震动影响,自动把羽箭射出去,偏离了靶子,插在不远处的草地上。



          金光善见他这样,觉得自己这番挑拨或许已经足够了,对一个心思单纯的小少年不用浪费太多力气,便能让他和金光瑶之间产生隔阂,随意地拍了拍莫玄羽的肩膀补充道:“小心金光瑶,爹爹不能随时随地地保护你,你要保护好你自己,知道吗?”



          莫玄羽只能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一边强颜欢笑一边朝他点头——他从未觉得笑是如此艰难的一件事,但是此时此刻,他根本笑不出来。内心的疑虑和恐惧几乎占满了少年小小的胸腔,令他几近窒息,只能在焦躁不安的情绪中攥紧双拳,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爹爹是真的为了他好才会这么说的,瑶哥也是真心疼爱他这个弟弟的。



          自欺欺人,一点都不好过。



          金光善满意地点了点头,伸手在莫玄羽的发顶轻轻抚摸,带着点温柔地道:“羽儿真乖,不愧是我的儿子。爹爹先走了,你自己再练习一会儿吧!”



          待金光善走远之后,莫玄羽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方才一直压抑着的恐惧与悲伤顷刻间便如泉涌,眼泪顺着脸颊滑下,一滴一滴地掉在地上,可这次没有莫二娘子温暖的怀抱和温柔的安慰,只有无穷无尽的无助感与他作伴。



          不愧是他的儿子......瑶哥不也是他的儿子吗?为什么他要这么说瑶哥?难道只要不顺他的意,就算是亲生儿子也会伺机将其除掉吗?



          莫玄羽想都不敢想,要是金光瑶真的只是在利用他,那自己该如何面对他,又该怎么做才好,只能痛苦地抱着头呜咽,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



          莫玄羽突然怀念起以前在莫家庄的生活,那是他母亲从小生活的地方,而这金麟台......



          只不过是一个华丽的巨大牢笼罢了。



===========================================


这一章难产了好多天了,一直揣摩不到金光善的行动,我好想哭


嗯,所以看在我这么惨的份上,还请仔细点儿看吧嘤(´°̥̥̥̥̥̥̥̥ω°̥̥̥̥̥̥̥̥`)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