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雪落下的声音(六)

#莫玄羽中心


#从回忆模式切换回现在进行式,就是第一章的后续


#请和av34682418共同食用


#没有问题的话可以开始食用了ˎ₍•ʚ•₎ˏ











那日以后,莫玄羽便很少与金光瑶来往,远远地见着他就会绕路走,就算迫不得已遇见他也只会露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下意识地避开金光瑶的视线,连声瑶哥也不愿喊。



金光瑶不动声色地观察了几日,在莫玄羽准备去上课之前在他屋外拦着他,“玄羽,我有事要问你,可以进你屋里说吗?”



莫玄羽的手下意识攥紧了袍子的下摆,沉默了好半晌,才似下定决心一般侧过身让金光瑶进屋,随后四下张望,确定附近没有任何人才把门关上。



金光瑶盯着关上门后就没有动静的莫玄羽,见对方一声不吭便兀自挑起话头:“玄羽,这几日可跟上了先生所教的?”



莫玄羽闻言身形一僵,随后涩声道:“跟,跟上了.....瑶哥,你要问什么?”



金光瑶闻言眼帘微垂,暗自思忖连和自己独处一室闲聊都不愿意吗?随即他看了一眼书案上堆得整整齐齐的典籍,“没什么,只是看你最近鲜少来后山练习,便想着来看看你。”



莫玄羽没有说话,金光瑶见他沉默了半晌都不说话,又道:“其实除了此事,我更想知道的是为何玄羽最近一直都在避免和我碰面。”



莫玄羽知道是自己的行为太明显,所以金光瑶才会来找自己,于是鼓起勇气转过身直视金光瑶:“瑶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金光瑶怔愣了一下,随后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莫玄羽,“怎么会,你怎么会这么想?是不是有谁对你说了什么话,让你误会了?”



莫玄羽摇了摇头,“我一个天资平庸又毫无建树的私生子,怎可能能让像瑶哥你这么好的人那么关心我,只能想到会不会是像话本里说的一样......想利用我做些什么事......”



金光瑶有些惊讶,他的确想过利用莫玄羽,但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同时,他也察觉到莫玄羽话中的不自信和怯懦,“玄羽,你是我弟弟,是父亲的亲生儿子,是金麟台未来的继承人之一,你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无可厚非。”



他停顿了片刻,缓步走向莫玄羽,温声细语地安抚道:“但是,我从未想过要利用你,我和你一样都是私生子,自然知道其中的辛酸和痛苦。看到你就好像看到以前的我一样,所以我才会为你编写书籍、陪你练箭,全都是出自真心的。”



莫玄羽被他这番肺腑之言感动得几近落泪,他本来设想的所有阴谋诡计通通都被抛到九霄云外,又懊悔又欣喜地抱住金光瑶:“瑶哥!我......我知道,对不起,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只是,只是......”他只是不敢相信金光善所说的话,却又担心唯一能够说上话的兄长背叛自己而已。



金光瑶轻轻地抚摸他的后背,放低声量安慰他:“我知道,我都知道,你经历过的我也经历过,所以别再一个人独自承受这一切了,万事都有瑶哥在。”



如果说在金光瑶来找他之前,他还会有所顾忌,试图从他说的每一句话和举手投足间的每个细微末节找出一丝端倪的话,那么现在金光瑶的开诚布公无疑是击溃了莫玄羽的所有戒备。一句万事有他在,犹胜千言万语,顿时扫清了自己对金光瑶的所有怀疑和芥蒂。



同时,这也是金光瑶第一次从侧面对他说,自己可以放心向自己撒娇,不必诚惶诚恐地过日子。



莫玄羽回忆起这件事,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丝怀念的笑意,随即便被他压下去。他往两个酒杯里倒满了酒,从衣襟里掏出一个药包,打开之后毫不犹豫地倒进了酒杯里,轻轻摇晃酒杯,粉末就渐渐消融在酒杯里。



莫玄羽苦笑一声,现在想来,恐怕那时候金光瑶所说的话只是在哄自己这个小孩吧?果然不该轻易相信他说的话,姓莫的有一个遇人不淑就够了。



想到这,酝酿多时的眼泪总是忍不住夺眶而出,顺着他的脸颊缓缓落下,浸湿了地面上的积雪。



在莫玄羽身旁打转的蝴蝶扑棱着翅膀冲他飞过来,莫玄羽向它伸出手,它便在莫玄羽的手指上停下,轻轻地扇动着在日光照射下显得灿灿生辉的翅膀。莫玄羽与它对视片刻,将手指送到唇边,轻声呢喃道:“爹,是羽儿有眼无珠,信错人了......这杯酒,就当作是羽儿给您赔罪吧......”



莫玄羽轻轻动了动手指,蝴蝶便扑棱着翅膀离开他的手指,在空中看着他端起酒杯仰头饮尽,随后张开双手躺倒在雪地上,一边流泪一边傻笑。



寒冬刺骨,莫玄羽不过躺了片刻便觉得手脚僵硬,寒气直往衣襟里钻。他侧过头看着被他放在一旁的外衣,一伸手就能拿到,可是眼看着已经够得着外衣的时候,伸出去的手转而拿走了外衣旁边的酒坛子。



莫玄羽捧着酒坛子仰天喝了一口,冰凉的酒液一入喉便变得灼热,瞬间便让莫玄羽温暖起来。他盯着酒坛子入了神,盯着盯着还笑了出声,想起了一句话。



“酒是种好东西,能解愁,还能温暖身体,你尝过一次就会喜欢上它。”那人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是笑着的,不同于小时候在莫家庄看到的那些烂醉如泥的醉汉,看起来清醒得很,连带着莫玄羽自己也跟着尝了小口,却被呛得猛咳嗽,吓坏了对面坐着的人。



那人松开怀里搂住的人,轻拍他的背后道:“哈哈,酒和水不同,你这么个喝法,不出一刻便会醉倒!”



他那时候还不懂得喝酒,咳得上气不接下气,“那怎么喝才不会醉啊?”



那人道:“酒不醉人人自醉,等你长大一些自然就懂得了。”



莫玄羽在心口的位置上摸了摸,感叹可惜有些地方是连酒都无法捂暖的。



现在他会喝酒了,可是当初教他喝酒的人却不在了。



===========================================


这一章很短,短到我都在怀疑我那两个小时都用来干嘛了,但是大概算是一个小小的停顿,下一章会说回莫玄羽在金麟台的事。


剧情可能不太顺畅或者是很多地方都怪怪的,但那都不重要!(那什么才是重要的)


重要的是我写得出来!对我来说,这里面的一些小设定有我的一点点私信,比如说以莫玄羽为中心,他和每个人的相处方式。面对金光瑶他会比较放松,所以金光瑶给他毒药的时候的情绪反差可能就比较明显,然后面对金光善他比较拘谨,但是教他喝酒的反差在这个时候应该多少能给他一点慰藉,让他从“被瑶哥赐毒药了”的情绪中跳出来。


嗯,虽然依然是瞎掰,可是受苦的还是玄羽,所以你们赶紧抱抱他和被自己写的东西虐到的我吧(´°̥̥̥̥̥̥̥̥ω°̥̥̥̥̥̥̥̥`)(你就不用了)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