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雪落下的声音(九)

#莫玄羽中心


#薛洋ooc


#请和av34682418共同食用


#没问题的话可以开始食用了ˎ₍•ʚ•₎ˏ










开朗健谈又活泼的薛洋来了之后,莫玄羽的生活一天比一天过得愉快轻松以及充实。薛洋会在夜猎的时候带上他,让他感受一下夜猎的实际情况,也会在他遇到问题的时候充当他的知心大哥哥,简直比亲哥还亲......



个鬼。



经过几日来的相处,莫玄羽发现薛洋此人虽然看着人畜无害,实则顽劣乖张,还喜欢搞一些令人费解的恶作剧。他会在自己熟睡的时候偷偷跑进来,在他脸上挥毫泼墨,不管莫玄羽向金光瑶哭诉了多少遍,薛洋依然是笑着说“没有下次了”、“这是最后一次”,然后再故技重施。



莫玄羽经过三番五次的作弄后自然不会傻傻地任他耍,于是他在屋内设置了一些机关,希望能借此消磨掉薛洋想要作弄他的心思。



这一日深夜,薛洋又趁着夜色溜到了莫玄羽屋外,刚推开门,两道羽箭径直朝他门面袭来。薛洋侧身一闪躲过一支,一手抓住另一支,仔细端详才发现是支莲花箭,不禁嗤笑一声,朝屋内床榻的方向道:“居然还懂得设置机关,不算笨,但是你以为这种小东西能拦住我吗?”



莫玄羽猛地从塌上坐起身,睁着睡眼惺忪的眼睛瞪着薛洋,“还不是因为你天天都来扰人清梦!”



原本莫玄羽设置机关的时候担心伤着了薛洋,于是把羽箭替换成了莲花箭,顶多剐蹭掉一层油皮,怎知道这薛洋反应那么快,开门的一瞬间就躲了过去。



莫玄羽恨得牙痒痒,那头薛洋却漫不经心地摆弄着莲花箭,“不过你这机关还欠了些火候,要是我的话绝对不会用这种箭。”



莫玄羽不想就选择哪种箭作为机关的问题和他继续瞎聊下去,半是敷衍半是无奈地回嘴道:“是啊,你薛洋天下无敌,怎会同我这种傻子一般傻,那你又会用什么啊?”



薛洋闻言,嘴角挑起一个得意的笑容,“要是捉活的,就用迷魂烟。如果对方蒙住口鼻,我便准备好一桶尸毒粉,以丝线吊在房梁上,就算他躲过了迷魂烟,房梁上的尸毒粉也会糊他一脸,到时候就算他不瞎我也醒了。”



“那要是对方都躲过了呢?”



薛洋想了想,突然冷笑一声:“我常年流落在外,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不过如果是像你这种修为不高的人嘛,除了我溜进来的修为大概也不会太高,摆几个捕兽夹就行了。”



莫玄羽有些不忍地道:“这样不太好吧,若是进来的人并无恶意......”



薛洋摆摆手阻断了莫玄羽的话音,装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道:“你还是太天真了,半夜三更不睡觉,偷偷摸摸溜进别人房里的人会是好人吗?再说了,你怎么分辨进来的人没有恶意?”



莫玄羽心想你自己不也是半夜三更不睡觉偷溜进我房间,有什么资格说人,忽然反应过来大半夜地不睡觉和薛洋讨论这个实在不怎么适合,于是草草穿上了靴子将随手给自己倒了杯茶的薛洋往门外退:“夜深了,明天还要上课呢,你赶紧回你屋里去!”



薛洋被他推到房门处,一把抓住了门框,忒不要脸地一扭头对他道:“哎,没出息!跟老子一起出去夜猎多好,包你不出五天就能猎到大家伙。”



莫玄羽听了他这番跟着老大吃香喝辣的言论也毫无波动,木着脸把人从房里挤了出去:“你一个客卿老来骚扰我也不觉得羞得慌,瑶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用到你,要是有急事让你去办,那该如何是好?”



薛洋:“那还不简单,让别人去呗!”



莫玄羽打定主意不理会薛洋,嗙一声关上了房门,任薛洋在外面吹风。



隔日莫玄羽去找金光瑶的时候,正好碰见了同样去找金光瑶的薛洋。尽管莫玄羽在看见对方的一瞬间就转身离开,但是耐不住薛洋眼神好,一瞥就瞥到了莫玄羽:“你去哪儿呢?”



莫玄羽心不甘情不愿地转过身来,幽怨地瞥了他一眼:“我想起来我好像还有一本书忘带了,现在就回去拿。”



不等莫玄羽走出几步,薛洋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就将他往回带,莫玄羽被他这么一拉差点跌倒,有些恼怒地道:“你又干嘛!”



薛洋正打算开口逗一逗莫玄羽的时候,忽然一把声音自他身后传来:“成美,你这是在干什么?”



薛洋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闭了嘴,随即他转过身一看,金光瑶正站在他身后看着他,露出了一个在他看来不怀好意的笑容。而莫玄羽甫一见到金光瑶就很乖巧地喊了一声“瑶哥”,瞥了一眼噤若寒蝉的薛洋,忍不住笑出声,被后者白了一眼。



金光瑶:“好了,有什么事进屋再说吧。”



莫玄羽进屋,远远地瞥见了一本残旧的典籍摆在书案的角落,他忍不住引颈张望,只隐约看见了封面上的“术”字,正打算询问金光瑶,却听金光瑶道:“玄羽来找我,可是又有不解的地方?”



莫玄羽摇了摇头,“上次向你借的书都看完了,所以就来还书。”



“其实你不必急着还,那些书我暂时不会用到,你可以慢慢看。对了,我还有几本关于乐理的书,你要吗?”金光瑶不急不缓地倒了三杯茶,站起身走向一旁的书柜,抽了几本书放到莫玄羽面前。



莫玄羽翻了几页,觉得自己实在没有什么音乐天赋,但又不好拒绝金光瑶的心意,于是便硬着头皮收下了。一旁的薛洋静默至此时早已忍不住,脱口就说了一句:“给他他也不一定看得懂,他又没学过。”



莫玄羽瞪了他一眼,薛洋无奈地一摊手,又不说话了。金光瑶见状捏了捏眉心道:“成美啊,你先回去吧,晚点儿我派人去叫你。”



薛洋看了看莫玄羽,似是无奈地叹了口气,站起身端起茶杯一股脑地倒进嘴里,转身推开房门离开了。



“玄羽,你是不是真的如薛洋所说不懂乐理?若是如此,我可以替你找一位老师。”



莫玄羽忙摆手道:“不用不用,那样太大费周章了,而且我也还没完全掌握先生教的东西......比起那个,瑶哥你桌上那本书是关于什么的?看起来有点年代久远。”



金光瑶一看,眼神有些闪烁地对他道:“你想看?” 莫玄羽迟疑片刻,还是点了点头,金光瑶便去取了那本书放到他面前。莫玄羽此刻终于看清了封面上的字,上面写着“献舍之术”四字,整本书残破不堪,甚至还有黑色的血迹,令莫玄羽有些好奇这本书的由来:“献舍之术......瑶哥,这献舍之术是作何用的?”



金光瑶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前,示意莫玄羽噤声:“嘘——这本书是在乱葬岗上找到的,是夷陵老祖留下来的手稿,你在这里看看就好,别和别人说。”



莫玄羽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心道这夷陵老祖应该是那传说中的魔头,那他的手稿应该也是记录一些关于鬼道的事,但金光瑶拿到此书为何不焚毁呢?



他不愿怀疑金光瑶,但金光善的话仿佛在他脑内扎根发芽一般,任他怎么甩都甩不出去。



虽然内心挣扎不已,但莫玄羽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把书还给金光瑶:“这手稿太破烂了,瑶哥你好好收着吧。”


===========================================


我尝试去写长一点,可是发现实在是太难了,每次都会被手机限制,等我电脑修好了我就用电脑,真的_(:зゝ∠)_


然后薛洋不知怎的突然就ooc爆发了,这个流氓为什么突然有点不一样了,我会不会被打啊_(:зゝ∠)_


评论(2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