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雪落下的声音(十)

#莫玄羽中心


#薛洋重大ooc


#请和av34682418共同食用


#没有问题的话可以开始食用了ˎ₍•ʚ•₎ˏ











薛洋最近很不对劲。



怎么个不对劲法?他已经三天没在莫玄羽熟睡的时候偷偷溜进来拿他“练字”了,而且在金鳞台上也鲜少见到他,就连金光瑶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直到两天前薛洋立刻金麟台办事,至今却尚未归来,莫玄羽这才隐隐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夜里睡不着时臆想的可能性在他脑内轮着转,随即便被他压下。 他心想薛洋为人虽然狡猾得很,但同时也极其机灵,怎可能会出事?这么一想便觉得舒服多了,于是便催眠似的默念了三四遍,这才静下心来听先生授课。



可是这次莫玄羽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的猜测成真了,薛洋确实出事了,而且还被绑到金鳞台上公审了。



薛洋的事是晌午的时候,莫玄羽听匆匆路过的两个门生说的,他一知道边急忙跑到公审现场,等他再次看见薛洋的时候,薛洋已经被五花大绑地压在台上,旁边还有一位白衣道人压着他的肩膀,让他动弹不得。



莫玄羽四处张望,发现金光瑶正站在金光善身边,脸色微沉,眼角瞥见莫玄羽怔愣了片刻,像是不敢直视他一般将视线移开,落到了狼狈的薛洋身上。



莫玄羽希望金光瑶会为薛洋辩解,可是以现在的情况看来,这着实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因此这个念头甫一浮现在脑海里便被莫玄羽自己否定了。但尽管想破了脑袋他也想不出任何更好的方法来,急得冷汗直流,胆战心惊地看着金光瑶与那白衣道长和聂明玦周旋,但金光瑶对上聂明玦往往都会处于下风,几人争辩了许久,金光瑶头疼似的答应了聂明玦,会由兰陵金氏亲手处置薛洋。



这对薛洋来说是最好的结果,可尽管如此,莫玄羽依旧不能接受金光瑶能够轻描淡写地说出这种话。



成大事者,一定要牺牲一些人吗?



薛洋闻言也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只是露出了一个桀骜不驯的笑容,很是亲热地对他身后的白衣道长道:“道长,你可别忘了我,咱们走着瞧。”



随后他的视线随意在人群中一扫,停在了莫玄羽身上,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淡定和从容,仿佛在告诉别人自己有多胆大包天似的。



他动了动眼珠子,示意莫玄羽看自己的手,随即为了避免别人发现他的小动作又装作若无其事地望向前方。莫玄羽的视线落到他那只带着黑色手套的手上,只见薛洋微微动了动手指比了几个手势。



莫玄羽不明所以,就着薛洋放慢速度比划出来的手势一一拆解:“小心......这是,小?还是矮?......危险,罩......照顾,自己......”



薛洋曾经和他说过,有外人在的时候不方便说话,就用手势代替,可他自己有时候都不记得自己创造的手势是什么意思,于是莫玄羽只好瞎摸索,记了几个比较重要的,其余的只是看过几眼就不大记得了。



此时此刻,薛洋的身份已经不如从前,他不能以一个阶下囚的身份直接和莫玄羽说话,于是便用上了那些手势,难为他当时即兴创作了那么多个手势,居然还能记得住最重要的几个,实属不易。



这么一想,莫玄羽便觉得更难过了。



莫玄羽用力地点了点头,眼眶发红地目送着薛洋被人押送下去,不合时宜地回想起薛洋以前作弄他的往事,突然觉得那样的薛洋也不怎么可恶了。



毕竟在他面前的只是个喜欢恶作剧的大孩子,而他面前这个越走越远的薛洋是十恶不赦的灭门案凶手——无论是哪个,此时此刻都显得离他遥远极了。




莫玄羽不知道薛洋是不是真的干了那种事,也不知道他接下来会面对什么,只知道自己失去了唯一一个朋友,心里空落落的,心不在焉地走回自己的屋。



金光瑶是在寅时三刻来的,刚一走进门就看见莫玄羽坐在桌边走神,眼球上分布的血丝在他那苍白的脸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可怖,脸上明显的悲痛和迷茫看得金光瑶心疼不已,“玄羽,你还好吗?”



莫玄羽闻声抬头,见来人是金光瑶,只是怔怔地看着他,呢喃了一句“是瑶哥啊”,遂又低下头看着桌上的一个布袋发呆。



金光瑶看到那个布袋有些惊讶,他认得出那是薛洋用来装尸毒粉的布袋,怎么会出现在莫玄羽这儿?“玄羽,这包尸毒粉......”



莫玄羽:“是薛洋上次来作弄我的时候留下的,我一直想还给他,可是想到他一直欺负我就不想还了,现在......”可现在他又反悔了,他想把这包尸毒粉还给薛洋了。



金光瑶静静地看着莫玄羽,有些不忍地转过身,扔下了一句轻飘飘的“好生休息”就走了。



接下来几天,莫玄羽变本加厉地修习,修为渐渐开始追上其他人,甚至隐隐有超越其他人的趋向,先生以为他是终于懂得潜心学习了,欣慰得三不五时就让他私下去自己的屋里修习一些别的东西。



莫玄羽觉得与其一直这么伤心下去,倒不如化悲愤为动力,让自己尽快变强,那样就算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他也有能力解决。



以及薛洋至关重要的那几个手势,莫玄羽终于猜出来是什么意思了。薛洋有时候闲来无事,就会比划几个手势,让莫玄羽猜他想表达什么,有一次就有提到过那句话里的手势。



“嗯......接下来是三个字的,你仔细看啊,我可不演第二次了。”薛洋伸出了小指,拢起其余四指,停顿几秒后以拇指按压小指,再停顿几秒,伸出食指指向上方。



莫玄羽看得莫名奇妙,不懂这几个手势所表达的意思是什么,薛洋看他满脸疑惑,颇为得意地摆了摆手道:“哎,笨啊!这都猜不出?”随后他重复了一次第一个手势,问道:“这是什么意思,你可知道?”



莫玄羽实在猜不出来,只好云里雾里地说了一句“这是小指”,然后看着薛洋笑得躺倒在自己的床上,而且还越笑越大声,丝毫不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让莫玄羽郁闷得很:“有那么好笑吗?”



薛洋勉强憋笑,嘴角却一直压抑不住地上扬,“是小指不错,但我怎可能会用这么简单直白的方式告诉你?这个的意思是小。”



莫玄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薛洋就知道接下来的两个手势他也不可能猜得出来,于是笑了笑道:“既然小指代表小,那么拇指压在小指上代表什么,你知道吗?”



莫玄羽果然露出了一副困惑的表情,薛洋只好耐心地解释道:“原本就已经是“小”了,那拇指再压上去,就会更小,那就是“矮”啦!”



莫玄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以薛洋的想法是个人都不可能猜中。



薛洋不管莫玄羽脸上显而易见的睥睨,自顾自的继续解释道:“至于最后一个嘛,平常人指东西的时候不都习惯性用食指嘛,所以这就是“指”!怎么样,是不是很容易懂?”



莫玄羽生无可恋地道:“对不起,我没有那么迂回曲折的大脑,无法接收、容纳并理解你的想法。”



最后薛洋一巴掌拍向了他那接收不良的后脑勺,结束了这段没有营养的对话。



莫玄羽重新组织了那句话,完整的句子是:“小心小矮子,危险,照顾好自己。”



至于“小矮子”,莫玄羽已经从薛洋的嘴里听过无数次了,自然知道他指的是谁。



种种指向都让莫玄羽胆战心惊,金光善的“善意”、魏无羡的手稿、金光瑶与薛洋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之间的来往以及薛洋的警告,全都有意无意地让他知道了一些他不愿意接受的事。



===========================================


嗯......这里就开始放飞了,我已经不晓得接下来的剧情会不会脱离大纲了_(:зゝ∠)_


唯一一个朋友也没了的感觉是怎样的呢?我也不晓得,反正如果是我大概会永远不想踏出家门一步了的感觉——既然会对你好的那个人都不在了,你去外面干嘛呢?


然后下一章开始斗智斗勇(?),玄羽要开始调查金光瑶了,大概_(:зゝ∠)_


评论(1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