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雪落下的声音(十一)

#莫玄羽中心


#大概都ooc了_(:зゝ∠)_


#请和av36482418共同食用(不过目前好像看不到了)


#没问题的话可以开始食用了ˎ₍•ʚ•₎ˏ











兰陵金氏最近风波不断,金光瑶也越发忙得不可开交,别说是指点莫玄羽,有时候就连妻儿都见不上面,整个金麟台随便一看都能看见匆匆走过的门生客卿,个个都忙得焦头烂额。



莫玄羽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便思忖着趁这几日偷偷去金光瑶的书房搜查一番,怎知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找着,只能灰溜溜地离开,转而向他的寝殿走去。



莫玄羽仔细地想了想,像金光瑶这般谨慎的人应该不会将重要的东西藏在书房,毕竟自己经常去那儿找他,他不怕万一有一天自己发现了什么,威胁到他的地位么? 在他的寝殿藏一些东西,简直再适合不过了。



寝殿附近有经金光瑶训练的门生,一旦有人试图潜入寝殿,他们便会出声提醒寝殿内的人,因此莫玄羽为了避开他们,只好谨慎地观察着他们,趁他们交接的间隙跑进寝殿的阴影处躲藏起来,四下张望确认没有人看见他之后才推门走入寝殿。



寝殿内没有人,莫玄羽绕开床榻,径直走向一面巨大的落地铜镜前仔细观察起来,刚想伸手动铜镜的边沿,寝殿的门却被人打开了。



莫玄羽躲避不及,匆忙间从怀里掏出上次金光瑶给他的乐理典籍,佯装成自己是来找金光瑶的假象,随后才紧张地转过身看向身后的人。



“莫公子,你怎么会在这儿?”来人惊讶地看着莫玄羽,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笑了笑,“来找阿瑶吗?他刚刚被宗主叫去了,你在这里等会儿,我让人去通知他。”



莫玄羽连忙阻止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用了麻烦你了,我原本是打算将这本典籍还给瑶哥的,可是他不在书房,我便擅自跑进来找他了,说起来我还得给你道歉呢!”



莫玄羽和秦愫见过几面,大多数时候都是在金光瑶的书房里,自己向金光瑶讨教的时候,秦愫就会端着茶点进来。起初,莫玄羽还有些不好意思,还是秦愫主动和他说话的,直到后来秦愫来的时候都会准备多一分茶点,这才渐渐熟络。



莫玄羽自打看见秦愫回来,便想着赶紧离开,毕竟有她在自己也就不能继续搜查了,而且他原本就理亏在先,便向她告辞,调查一事留到日后再作打算:“既然瑶哥不在,那我也不便久留了......唔?”



一个小男孩扯住了莫玄羽的衣袖,莫玄羽的身高在他眼里显得很高大,因此他只能尽力仰头看他,显得吃力极了。莫玄羽见他这样仰头看自己,为了让他舒服点便蹲下身与他平视:“怎么了?”



小男孩原本一手拿着一串糖葫芦,一手拽住莫玄羽的袖子,见他蹲下身便放开了拽住袖子的手,把糖葫芦塞给身后一个侍女,有些腼腆地看着莫玄羽道:“哥哥,抱!”



莫玄羽与秦愫皆是一愣,随即秦愫先一步反应过来,忍不住笑了出声,“阿松啊,你都六岁了,还要人抱吗?你就不怕别人笑你?”



金如松闻言瞬间红了脸,气急败坏地瞪了秦愫一眼,随后又小心翼翼地看着莫玄羽,“哥哥,娘亲说的是真的吗?你会笑我吗?”话音刚落又像是觉得自己问的问题有点可笑,原本就波光潋滟的双眼此时显得湿漉漉的,好像在说如果莫玄羽说“会”,他就会哭出来似的,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莫玄羽回忆了一下小时候金光善的动作,轻轻地在金如松的发顶上摸了摸,“要是别人的话还真不好说,毕竟你也没办法让他们不笑,”他顿了顿,指了指自己和身后的秦愫,接着道:“不过你爹娘和我都不会笑你,我保证。”



金如松闻言猛地抬头,开心地朝莫玄羽怀里扑去,莫玄羽怕他摔倒,急忙抱住他向后倒去,看他搂住自己开怀大笑。



秦愫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轻笑一声道:“阿松,赶紧起来,别压着莫公子了。”



金如松依言从莫玄羽身上爬起来,还顺手拉了一把莫玄羽,但没能拉动,于是只好让莫玄羽自己站起来,随后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哥哥,以后你还会来找我吗?”



莫玄羽想了想,觉得自己总不能一直来金光瑶的寝殿叨扰他们,避免招人口舌,斟酌片刻后笑了笑:“恐怕不行,不过你若是愿意,和你娘亲说一声之后可以来找我。”



金如松闻言看了看秦愫,见她答应了才笑着道:“嗯!那约好了,下次我回去找哥哥玩的!”



向秦愫母子告辞后,莫玄羽突然想起自己原本是去调查金光瑶的,结果却无功而返,心道:早知道就答应他去寝殿那儿找他了,这下错失良机了......



金如松说回来找他玩,他本以为这个年龄的小孩应该过不了几天就回来找自己,结果八天过去了,他都没能等到金如松。他正打算动身去找金如松,但金如松的死讯却在此时悄然而至,令他措手不及。



秦愫跪在棺材旁失声痛哭,声嘶力竭地喊着“阿松”,金光瑶在旁边扶着她,也是一脸悲恸,见莫玄羽来了也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又转过头去安慰秦愫了。



莫玄羽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但看见秦愫放声痛哭的样子,再一想那个不过才六岁,刚到他腰部的金如松,带着期待的眼神说回来找自己的样子,顿时红了眼眶。他哑着嗓子问道:“阿松......是怎么死的?”



金光瑶看了他一眼,连日来的疲惫和痛失亲儿的打击叠加在一起,让他看起来有些憔悴,只听他涩声道:“昨日,阿松趁侍女们不注意偷偷溜了出去,却不小心迷路了,等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接下来的话被秦愫的哭声打断了,金光瑶也仿佛再也说不下去似的打住话音,继续安抚秦愫。



悲愤过去之后,莫玄羽陷入了一片迷茫的状态。他想,金如松腼腆得很,而且又懂事,怎么可能一声不吭就自己跑了出去呢?就算他真的偷跑出去,那么小的一个孩子难道就真的能顺利避开所有人自己跑出去,而不被人发现吗?



......会不会是有什么人诱导他这么做,把他带到或者引到一个地方,然后......



莫玄羽相信他想到的事金光瑶也一定想得到,但眼下实在不是说这件事的好时机,只好跪在棺材旁和金如松做最后的道别。



===========================================


凭着印象写了出来,但是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啊......


一直在想金如松死的时候大概莫玄羽也在,所以就有了这么一段乱七八糟的情节了,然后说好的斗智斗勇完全没有出现_(:зゝ∠)_


总感觉ooc越来越严重了_(:зゝ∠)_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