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雪落下的声音(十二)

#莫玄羽中心


#今天不说废话.jpg(x)


#请和av34682418共同食用(不过现在看不见了)


#没问题的话可以开始食用了ˎ₍•ʚ•₎ˏ












金如松下葬后三日,莫玄羽探望了秦愫过后便去书房找金光瑶,刚想敲门却发现里面的人伏在书案上睡着了,为了避免吵醒金光瑶,莫玄羽把手收回来,蹑手蹑脚地走进书房。



刚走到书案面前金光瑶便被惊醒了,他傚地睁开眼睛,见莫玄羽站在他面前勉强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玄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来找我什么事?”说着他一边站起身,一边招手让莫玄羽落座。



莫玄羽依言在桌旁坐下,单刀直入地向金光瑶说明自己的来意:“瑶哥,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难过,但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阿松的事——瑶哥,瑶哥!你听到我说话吗?”



莫玄羽喊了好几声,金光瑶才如梦初醒般抬起头来,神情恍惚地看着他:“啊?抱歉,你说什么?”



“我说,我觉得阿松的死很可疑,难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莫玄羽坐直了些,慢慢地分析道:“阿松的性子你和秦姐最清楚不过了,他那么懂事,按理说应该不会不事先和大人说一声就一个人溜出去。一来是因为他比较腼腆,和同辈的孩子们不怎么熟络,所以不会有偷溜出去玩的可能;二来金麟台这么大,他一个小孩想完全避开所有门生和侍女根本不可能,所以我怀疑这背后有隐情。”



金光瑶闻言神色略异,但一察觉便被他压了下去,正襟危坐地思忖道:“的确,我问侍女碧草,她说当日巳时阿松还在寝殿内待着,等她从厨房回来阿松便消失了,直到酉时我们才在金麟台五里外的林子里找到阿松。”



莫玄羽连忙追问:“那当时可有发现不寻常之处?” 金光瑶摇了摇头:“除了后脑勺上的致命伤,我们只在阿松身上发现了不少被树枝划伤的伤痕——当时他们都吓坏了,可能没能仔细检查,后来我又派了其他人去检查,只找到一块碎布,”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块沾染了血迹的碎布让莫玄羽看,“应该是行凶者离开的时候太过匆忙,被树枝勾住了衣服才留下的。”



莫玄羽拿着碎布端详了片刻也未能找出什么端倪,又问道:“那单凭这一块碎布能找出谁是行凶者吗?”



“我一开始看见这块碎布的时候觉得有些眼熟,但当时实在没有心情去细想,于是也没多想,直到阿松下葬以后我再看到这块布,才想起上次在聂家的清谈会上见过。”金光瑶蓦地攥住手中碎布,略带愤恨地道:“直到这时我才想起,最近因为推举仙督一事,不少人颇有微言,其中最为激烈的便是亭山何氏,这上面绣着的正是亭山何氏的家纹。”



在薛洋还未沦为阶下囚之前,莫玄羽曾听他说过有不少反对金光瑶的人,想必那亭山何氏也是其中一个,随后金光瑶又接着说道:“亭山何氏的宗主何素与不少世家都有密切来往,此次还笼络他们反对此事,我本想着息事宁人,等时机到来一切都能解决,却未曾想对方竟然对阿松下此毒手!”



莫玄羽道:“瑶哥,既然已经知道凶手是谁,那现在你想怎么做?”莫玄羽拍了拍金光瑶,让他松开攥住碎布的那只手,低声问道:“我们得给阿松和秦姐一个交代。”



金光瑶苦笑一声,好像失去支撑一般伏在桌上,“交代?像我这种连自己的儿子都护不住的人,我能给他们什么交代?”他抬起头来,用他那双眼眶红透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莫玄羽道:“为什么我要经历这种事,为什么是我?”



莫玄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俯身抱住了金光瑶,学着莫二娘子哄他睡觉时的动作轻轻拍抚他的后背,“瑶哥,我知道你不容易,你要是真的撑不住了还有我,不要逼得自己太紧,阿松不希望看到你这样的。”



金光瑶沉默了半晌,从莫玄羽的拥抱中坐起身道:“我知道,我不会那么容易垮的,阿松的事我定会向亭山何氏要个说法。夜了,你先回去吧,我处理完剩下的卷宗也该回去陪阿愫了。”



莫玄羽点了点头,一步三回头地走到门外,又不放心地看了一眼金光瑶——金光瑶对他笑了笑,向他摆了摆手催促他赶紧回去,他这才放心地离开。



金光瑶盯着刚才莫玄羽站着的方向,脸上闪过一丝阴鸷,随即便从他脸上消失,变成一成不变的淡漠。



几日后,金光瑶对外说明了金如松的死因,亭山何氏满门被灭,也算是给了秦愫和金如松一个交代。



莫玄羽看着金光瑶有些释然的神情,不禁心生疑惑。金光瑶这样的人,无论在哪里都能有所作为,为什么明知道金光善不待见他还要替他做那些损人利己的事?当真是因为迟到了二十多年的父亲得来不易,所以格外小心翼翼吗?



莫玄羽始终介怀金光善说过的那番话,但也不全然相信,至少目前看来金光瑶并没有害过自己,甚至是照顾有加。



‘算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就算报答他在金麟台的照顾吧。’莫玄羽这么想着,径直走到金光瑶身边道:“瑶哥,我有些事想问你,你现在方便吗?”



“当然方便,走吧。”金光瑶笑了笑,对下面的门生吩咐了几句边和莫玄羽缓步离去。



一旁一个新来的门生见状奇道:“诶,这人是谁呀?看起来和敛芳尊关系很好的样子。”



门生旁边一位客卿道:“你有所不知,这人叫莫玄羽,是敛芳尊同父异母的弟弟,一年前刚被接回来。”



“原来是私生子啊,怪不得看着不大像。”



“敛芳尊不也是私生子吗?而且还是有名的名妓生的......”



众人聊得兴致勃勃,远处传来一把声音,“喂!你们偷偷摸摸地说什么?!”刚才说话的门生刚想破口大骂,怎知一转身便看见一个小公子站在不远处,恶狠狠地瞪着他。



那人登时噤声,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道:“原来是金小公子,没......没什么,我们只是在闲聊,这就走,这就走!”说罢众人便推搡着离开,生怕小公子找他们麻烦。



果不其然,那小公子见他们离开,立刻扬声道:“要是下一次再让我听见你们说小叔叔的坏话,我要你们好看!”



===========================================


剧情可能会很慢而且很多水分,这章看起来就很水,主要是我想不到金光瑶会怎么在莫玄羽面前编一个故事,就因为这个我已经卡了好久orz


然后里面提到的亭山何氏是原著有的,不过时间点上出问题了,这点很抱歉(土下座)。


然后金凌终于出场了,不过大概也就是这一章的事了(喂)


今天也是很废的一天_(:зゝ∠)_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