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雪落下的声音(十三)

#莫玄羽中心


#金光善又上线了,ooc药效今天依然运行中


#视频没了但还是放上来吧:请和av34682418共同食用


#没问题的话可以开始食用了ˎ₍•ʚ•₎ˏ










数月后,金光瑶顺理成章地成为仙督,尽管金光善三番五次地试图架空他,金光瑶也是一派逆来顺受的样子,但金光善知道他那藏在笑脸下的野心和手段。眼下莫玄羽学无所成,整日只晓得跟在金光瑶身后“瑶哥”前“瑶哥”后,金凌又太年轻,根本没有管理偌大一个金氏的本事。



金光善一想起这个儿子就头疼,明明野心勃勃却装作一副殷勤的样子,以人畜无害的姿态笼络人心,就连迎娶秦愫也不过是为了得到秦苍业的帮助,巩固自己在金麟台的地位罢了。这样的人,难保不会有弑兄杀父的一天。



金光善越想越烦躁,不耐烦地让侍立一旁的客卿下去准备马车,去烟雨楼找几个姑娘平复心情,不料经过走廊的时候正巧碰见迎面走来的金光瑶和莫玄羽。



二人有说有笑地想他走来,见到他便不慌不忙地行了一礼,抬起脚便要离去,却听金光善道:“等等。”



两人一同转过身,疑惑地看着金光善:“父亲,您有事吗?”



金光善轻蔑地瞥了一眼金光瑶,随后朝莫玄羽一扬下巴,“随我走,轿子已经备好了。”



莫玄羽不知道金光善又要做什么,只好向金光瑶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金光瑶微微一笑道:“既然父亲找你有事,那便等你归来之后再说,还是如往常一般在书房等就行。”



莫玄羽迟疑了片刻,终是应下了,“那瑶哥你先忙,我很快回来——”话音未落,金光善便皱着眉啧了一声,“快什么快,你今天一整天都得陪着我,”随后又看向金光瑶道:“你自己的事都还没处理好,就别管得那么宽了。”



金光瑶看着金光善拉着明显不情愿跟着他走的莫玄羽越走越远,躬身说了一句“谨遵父亲教导”,也不管金光善听没听见,转身便离开了。



被人拽着走实在不是什么好体验,况且对方还是多日不见的金光善,莫玄羽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弱弱地问道:“父亲这是要带我到何处?”



金光善气冲冲的声音自前方传来,“不知道!”随后又扭头看了他一眼,“你跟着就行了,小孩子问题恁多!”



莫玄羽:“......” 既然不知道要去哪儿,那干嘛要备马车?



话是这么说,可莫玄羽还是半推半就地被金光善推上马车,坐在车厢里和沉着脸的父亲大眼瞪小眼。



金光善:“......”



莫玄羽:“......”



“那个,父亲,”沉默了片刻,莫玄羽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您真的没有明确的,想要去的地方吗?”



金光善抬眸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盯着车帘道:“烟雨楼,上次我带你去过的,”说着以手中折扇挑起车帘对正在策马的门生道:“先去醉金楼。”



金光善垂下手,一回头便看见莫玄羽不解地盯着看,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下意识放轻了声音问道:“怎么了?”



“您不是说要去烟雨楼吗?”



金光善:“我是说要去,可没说是现在,先去醉金楼吃饱喝足再说。”说着便闭上了眼睛,端坐一旁开始闭目养神。



莫玄羽见他不愿再说,便转过头去看兰陵的街景,只见街道旁又多了不少贩卖吃食的摊子,再远一点便是市集,旁边就是鳞次栉比的店铺,热闹的兰陵一下子勾起了莫玄羽对母亲的思念。



说起来,最近莫二娘子的家书越来越少,莫玄羽担心极了,可又不好意思在毫无功名的时候回去让她失望,只好在回信上提醒一句“望身体安康,切勿过度操劳”,然而至今距离上一次收到莫二娘子的家书已有三月之久,此刻思念之情从撕裂的口子里汹涌而出,绕是莫玄羽惦记着莫二娘子的教诲也禁不住归心似箭。



莫玄羽心道:‘今天回去之后就和父亲说一声,回去探望母亲吧。’



不过片刻,马车便到了醉金楼门外,一个小厮见状连忙出来将金光善和莫玄羽迎进楼内,随后领着两人到二楼的雅间落座。



金光善随意点了几道菜,过不久便上菜了,他随意给莫玄羽夹了几筷子菜,细嚼慢咽地吃完了一桌子的菜后才领着依然沉浸在思念中的莫玄羽离开,突发奇想地不乘马车,和莫玄羽徒步走到隔壁两条街的烟雨楼,说是吃饱了要消食。



莫玄羽总是很好奇,金光善已经是金丹修士,想来应该早已辟谷多年,怎么就这么注重口腹之欲,想来大概是因为平日里装模作样地清心寡欲实在太无趣了,所以一离开金麟台便原形毕露了。



莫玄羽认真地想了想,估计自己和金光瑶之所以会存在,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等真到了烟雨楼,莫玄羽又有些抗拒了——上次来的时候,因为不会喝酒结果被酒呛到的事还历历在目呢,也不知道人家姑娘还记不记得这茬,反正莫玄羽自己是铭记于心了。



金光善见他还一动不动地坐在马车上,故技重施地一挑车帘朝他问道:“怎么还不下车?” “我......我.......呃.......”莫玄羽抓耳挠腮地“我”了半晌,始终没把后半句“我怕丢人”说出口,踌躇不前地把自己往车厢深处塞,金光善看着就觉得好笑,又不是没来过,上次不是还喝酒呛着了......哦,原来是这茬啊,怪不得搞了半天都不愿意下车,原来是怕丢人吗?



金光善叹了一口气,猛地闯进车厢把他拽出来,一边还不忘调侃道:“不就是不会喝酒吗,怕什么丢人?赶紧下来,少年人害臊个什么劲儿,婆婆妈妈的还比黄花大闺女腼腆!”



莫玄羽手忙脚乱地去掰金光善拽住他的手,一边胡言乱语道:“不不不,父亲您放手!我不喝酒,要是被人笑话了您身为宗主的颜面还能要吗?!金麟台的地面会被扫得一干二净了啊!”



金光善向来没有耐心,自然不懂得怎么让人妥协,一挥手让旁边两个门生一左一右地架起莫玄羽就往里走去,“行了行了,要是谁敢笑话你,我就让他以后都不能开口说话。”



金光善扫了一眼四周,发现不少人都在看着他们,登时不悦地皱了皱眉,旁边一个机灵的门生随即便朝人群喊道:“别看了别看了,都散了。”



金光善见人群散去,这才满意地抬脚走进楼内,任几个打扮美艳的姑娘搂着他往里走去。



===========================================


对不起这一章金光善又来乱了,主要是因为我想把金光善那句“儿子?不提了”放到这儿里面,然后再慢慢让金光瑶和莫玄羽之间的信任分崩离析(喂),所以才会有这么水的一章。


然后,虽然看起来很愉快,但是下一章就要发刀子了哦!(这什么愉快的语气)


另外为什么一开始的章节比最新更新的还要多几倍热度呀,是我越写越乱的关系吗?(´°̥̥̥̥̥̥̥̥ω°̥̥̥̥̥̥̥̥`)(你也知道哦)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