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雪落下的声音(十四)

#莫玄羽中心


#我今天更新了所以后面三天就不更新了(bushi)


#虽然没了可是还是要写:请和av34682418共同食用


#没问题的话可以开始食用了ˎ₍•ʚ•₎ˏ












烟雨楼内一片莺歌燕舞,莫玄羽就在这种众目睽睽的情况下被人抬进厢房,并稳当地放在凳子上,呆呆地看着被莺莺燕燕簇拥着走进来的金光善。



“哟,莫公子也来啦?是不是知道奴家想你想得紧,所以来缓解奴家的思念之情啊?”一个抱着琵琶的姑娘自金光善身后缓步走进房内,径自走向角落处坐下,笑意盈盈地看着莫玄羽,遂又问道:“不若,今儿奴家给宗主和莫公子献上一曲《凤求凰》可好?”



金光善不动声色地用手肘捅了捅莫玄羽,他才回过神来,干笑着应下,“既然如茵姑娘如此盛情,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那名叫如茵的姑娘点了点头便开始自顾自的弹唱,金光善这才收回手,稍稍坐远了些,慵懒地朝身侧的姑娘一勾手,嘴里便便放进了一颗葡萄。



莫玄羽不如他懂得享受,干巴巴地就着桌上的桂花糕听了两个时辰的曲,盘算着找个机会溜回金麟台找金光瑶,忽听金光善轻声道:“玄羽,你觉得如茵姑娘怎样?”



“啊?”莫玄羽被他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搞懵了,眼睛微微睁大地看着金光善道:“就......挺好的一姑娘,才貌双全,如果不说大概会以为她是哪家达官贵人的女儿吧?怎么了?”



金光善眯了眯眼,将莫玄羽由上至下来回扫视了一遍,遂又端起桌上的梨花酿凑近嘴边,“才貌双全的姑娘往往自视甚高,总觉得自己比其他人来得清高,其实说到底不也是一个样,还不是得靠男人。”



莫玄羽对于他这番大男人主义的言论不置可否,毕竟从前和莫二娘子以前生活的时候除了那恶言相向的姨母一家,莫玄羽大多数时候都没见过女人,无处求证天下女人到底是不是一个样,“那金夫人也是这种人吗?”



金光善挑了挑眉,没想到他会提起自己的发妻,有些意外地瞥了他一眼:“当然,她娘家与眉山虞氏同为名门望族,自然是精通琴棋书画。不过也正是因为她出身不俗,自恃身份不凡,不愿让我纳妾,不然我早就把二娘接回金麟台了。”



莫玄羽虽不是不曾听说金夫人性情贞烈,但也没想到她能让金光善打消纳妾的念头,回想起莫二娘子这十多年来寄人篱下、受尽姨母百般嘲讽刁难,顿感郁愤,“那您既然知道,又为何到处拈花惹草,惹得她们对你动心后又抛弃她们呢?”莫玄羽越说越替莫二娘子感到不值,连一个名分都没有,金光善何德何能令她如此死心塌地?



金光善察觉到他语气中的不满和委屈,便挥手让一群莺莺燕燕离开,正好一曲弹毕,如茵施施然地向两人缓步走来,躬身行了一礼:“那奴家就先行退下了,要是莫公子日后再来烟雨楼,奴家定要自掏腰包,请莫公子尝尝烟雨楼前些日子买回来的陈年佳酿。”



等如茵关上门后,金光善才淡定自若地道:“我知道你娘亲在莫家庄受了不少苦,但我确实不能将她接回金麟台,否则她受到的伤害会比现在更多,我又何必让她难堪?你也不是不知道,金麟台只是另一个是非之地。”



“可你不是宗主吗?”莫玄羽猛地站起来,朝金光善吼道:“难道你当上了宗主依然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吗?那和不当宗主又有什么区别?!”



“你不过就是见色起意,处处留情,”莫玄羽失望地看着金光善,“你何曾真的对谁上心?接我回来也不过是为了制衡瑶哥吧?就因为他的母亲是出身于烟花之地的娼妓,所以你不愿意将他当做儿子看待,是吗?”



金光善脸色阴沉,仿佛下一秒就会甩手走人,但他出奇地认同莫玄羽说的话,他确实不曾将任何一个与他有关联的人放在心上,就算是金子轩这个嫡子——毕竟都死了,而且还是作为一根金家与夷陵老祖之间的导火线,与其浪费时间去伤心,不如想想怎么把阴虎符抢过来。



金光善有心压制怒火,偏偏莫玄羽不懂得观言察色,还火上浇油地补了一句:“若不是瑶哥还有用,你早就将他赶出金麟台了吧?”



“玄羽,我可以将你刚才那番话理解为从小受尽屈辱、少年不得志而一时失言,但不管你怎么看待我、怎么憎恶我,我始终是你的父亲。作为你的父亲,我有权管教你——从今天起,你不能踏出房门一步,直到你想通了我才放你出来......嘶!”



金光善话音未落,莫玄羽便忍不住一圈砸向他的脸,“你不配!”莫玄羽眼睛通红地看着他,哽咽道:“你不配为人父!”遂一转身随意地抹了把脸,刚抬脚往外走去便一把被身后的金光善拉住了。



金光善面沉似水地盯着莫玄羽看,莫玄羽试图挣脱他的手他便将手收得更紧,力度大得让莫玄羽有种手臂快要被拽掉的感觉,越发惊恐地想要从金光善的束缚中解脱。



“别动!”金光善低声吼道:“别动,我还没说完,听我说完再走也不迟。”



莫玄羽发现自己没法将手抽出来,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下,狠狠地瞪了金光善一眼,仿佛在说“你说什么我都不听”,遂又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看他。



金光善见他终于冷静下来,忍不住叹道自己果然没有哄孩子的天赋,到底莫二娘子是怎么将莫玄羽养到十四岁才被自己接回金麟台?



“将你母亲接回来是不可能了,不过我答应你,会回去探望她,保证她衣食无忧,不用寄人篱下受尽委屈——这已经是我能尽到最大的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了,你觉得如何?”



莫玄羽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渐渐松开因为气愤而攥紧的拳头,“......这是您说的,若是反悔了......”



“那就让我不得好死。”金光善接道,随即他笑了笑,“至于金光瑶......唉,你让我想想吧,日后再说。”



莫玄羽闻言虽然有些失望,但至少往后只要金光瑶努力做出更多成绩来,金光善或许会渐渐器重他,至少不会像现在这般可有可无。



这时,房门忽的被敲响,同时金光瑶模糊的声音自门外传来:“父亲,是时候回去了。”



金光善听见金光瑶的声音下意识皱了皱眉,随即便被莫玄羽强硬地抚平,“您别老是对瑶哥皱眉,瑶哥也是会不高兴的!”说着便打开门将金光瑶迎进来:“瑶哥,你怎么来了?”



金光瑶微微一笑道:“暮色将近,我怕误了饭点便前来迎接你们......父亲,您的脸是怎么回事?”



金光善一指莫玄羽,佯装生气道:“他打的,回去就让他禁足,不给他点教训都不知道尊重父亲。”



莫玄羽尴尬地挠了挠脸颊,小声嘟囔道:“还不是父亲自己......”



“嗯?你说什么?”



莫玄羽连忙摆手道:“不,我什么都没说,您听错了!”




金光瑶也不知道他们俩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虽然好奇得很但鉴于天色不早只好催促道:“好了,时间真的不早了,再不回去就要错过饭点了。”



莫玄羽这才意识到此时已经接近酉时了,后知后觉地讪笑一声,“嘿嘿,原来已经这么晚啦?”



“是啊,父亲,马车已经在外面侯着了,咱们还是赶紧动身吧。”



金光善忍不住挑了挑眉,勉强装作心平气和地抬脚往外走去,“走吧!”



莫玄羽和金光瑶走在后面,又回到了谈笑风生的模式,“瑶哥,你要加油啊!”



金光瑶不知道莫玄羽指什么事,但既然是激励的话便欣然接受:“嗯,我会的,玄羽也要加把劲呢!”



自那以后,金光善不知是不是把莫玄羽那番话听进去了,竟真的没怎么在金光瑶面前甩脸色了,金光瑶感到惊讶的同时也不禁欣喜万分,笑容也比往日看起来多了几分真诚。莫玄羽见状也不声张,手里拿着时隔三月再次收到的家书,默默想着通知莫二娘子,下个月便回莫家庄探望她。



===========================================


对不起说话的伏线被我吃了,这一段依然是乱七八糟的铺垫_(:зゝ∠)_


呃,实际上我还没想到该怎么让玄羽自然地被赶下去(喂),但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嘛!(๑´∀`๑)


然后感谢各位点小红心和小蓝手的人呀,颓废了一天回来再看就突然增加了一点热度了,说实话还真的挺有推动力的wwww


如果有什么建议或者觉得什么地方怪怪的可以评论告诉我哦,我会改进的!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