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雪落下的声音(十八)

#莫玄羽中心


#av34682418相关(现在不能看了)


#极度不懂得怎么描写现在莫玄羽的状态,ooc我的锅


#如果没问题的话可以开始食用了ˎ₍•ʚ•₎ˏ
















莫玄羽摔向床榻的时候踢翻了一旁一个放着香炉的柜子,香炉从柜子上掉下来,正好砸中他的小腿,他闷哼一声,一头栽进了刚直起身的金光瑶怀里,被他匆忙搂着抱了个满怀。



金光瑶让他平躺在床上,跪在床沿对他道:“玄羽,你先坐好,我帮你看看。”接着,他脱了莫玄羽的靴子放在一旁,把裤脚往上一卷,看见莫玄羽小腿上多了一片淤青,关心地问道:“疼吗?”



莫玄羽一声不吭地躺着,把自己的腿从他手中抽出来捂住,侧过身去不看他,半晌,莫玄羽有些闷的声音传来:“不要再装了,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金光瑶无可奈何地看着他微微颤抖的背影,一时竟生出了一种愧疚感——敛芳尊有仇必报,无论是当年那几个嘲笑他的修士、阻止金家推举仙督一事的亭山何氏,还是对自己的行为看不过眼的赤峰尊,只要他想,就必定会动手铲除掉这些绊脚石,以免夜长梦多。



可同时他也是知恩图报的人,无论是不在意他的出身、真心待他的秦愫和蓝曦臣,还是真心尊敬他的莫玄羽,他都愿意在他们面前放下防备和试探,将他们放在心尖儿上好好护着——可不知是不是他命途多舛,每当他沉浸在这点得来不易的温情中,不堪的过往总会撕开一条缝,阴魂不散地让他越陷越深,直到满身沾满泥泞。



金光瑶讪笑一声,放下了莫玄羽的腿,心想自己是越活越回去了,一旦闲下来就胡思乱想,“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找药。”



莫玄羽无动于衷地动了动,将腿收了回来,直到听见关门声才缓缓转过身,眼神涣散地盯着床幔发呆。



他活动了一下手脚,头重脚轻地站起身将门打开,一瘸一拐地走出芳菲殿,也没有明确的目的,只是本能地向前走,撞到人也不知道。



“玄羽,玄羽!”金光善握住他的肩膀晃了晃,也没能把他的三魂七魄找回来,“莫玄羽!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莫玄羽一激灵,抬头看了他一眼,无力地将自己塞进金光善怀里,低声呢喃道:“啊,是爹爹啊......”



自从他来到金麟台就一直以“父亲”称呼金光善,金光善忽然听见这个称呼也愣了一下,诧异地挑了挑眉,“玄羽,你到底怎么了?”



莫玄羽只是一味的摇头,软软地跌坐在走廊上自言自语:“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正好这时金光瑶拿着膏药往回走,看见莫玄羽这幅样子大感不妙,匆匆向金光善行了一礼便伸手去扶莫玄羽:“玄羽,怎么坐在走廊上?地上凉,赶紧起来——”



莫玄羽拍开他伸向自己的手,眼睛通红地倒退两步,充满悲戚和愤怒的双眼狠狠地瞪着他:“别碰我。”



金光善见此情此景,好奇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终于忍不住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金光瑶,你手里拿着的又是什么?”



金光瑶颔首低眉地道:“玄羽刚才被香炉砸到小腿,我拿了些药膏回来给他。”



“好端端的怎么会被香炉砸到?”金光善皱紧了眉,蹲下身去与莫玄羽平视,放轻声道:“羽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爹爹好不好?”



莫玄羽好像听见了,又好像没听见似的,撑着膝盖站了起来,金光善这才发现他一身金星雪浪袍沾满了尘土,靴子也没穿光着脚就走出来,一双脚沾满了泥,弄得整条走廊都是。



“玄羽,你怎么把自己弄得满身泥?”金光善捏着鼻子用折扇拍了拍粘在袍子上的尘土:“走,爹爹带你去沐浴,顺便换身干净的袍子。”



金光善如从前一般,说完也不管他同不同意,抓住他的手把他拉走,临走之前还睨了金光瑶一眼,目中无人得很。



待莫玄羽又变得干干净净之后,金光善收起了平时那副轻浮的态度,沉声问道:“你和金光瑶到底怎么回事?从你刚才的态度来看,你和他闹不愉快了?”



莫玄羽木然地摇了摇头:“爹爹你别问了,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或许你说得没错,我可能真的不理解瑶哥......”



金光善见他这幅样子,再怎么问也不可能得到答案,只好一言不发地坐在一旁,轻轻地掴了掴他的后背。



金光善心想让他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待上一天说不定第二天就会恢复原状,便也没有说什么,陪他坐了一会儿就把他送回去了。



金光善的眼皮跳了一晚上,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前半夜一直睡不好,本以为是自己多心了,谁知隔天一早便听家仆来报,说金麟台上出事了。


===========================================


下一章莫玄羽就要被赶下金麟台了!虽然很不舍得可是现在这个情况还是让他离开吧(不会写就说不会写)


嗯,今天也很短,也很无聊,罪人在这里给大家赔罪了!(土下座)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