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生不逢时 第一章 应约

ermm大概是金凌江澄魏无羡三人回到过去的故事,肥肠肥肠无厘头的大概,如果有人要看那将就着看吧(请负点责任)

新手写文,拖了好久才写了一章,而且完全没大纲,所以连什么时候更都不知道(不)

ooc很大,大概是长篇,我写起文来就会乱用词汇,望见谅哈_(:зゝ∠)_

金凌成为兰陵金氏的新任家主一年后的一个下午,一封来自蓝思追的私信不期而至,内容大体是请事务繁忙的金宗主和他们一起去暮溪山夜猎的事,金凌接过来一看,眼睛里闪过一瞬即逝的雀跃,对站在一旁的门生说了几句话拿起岁华就走了。

金光瑶死后,兰陵金氏所有大小事务都压到了他身上,金凌看见堆积如山的卷宗的时候只来得及惊叹一声,随后就过上了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日子,若不是江澄时不时从旁提点一二,仅凭金凌一人绝不可能在五个月内将金光瑶留下来的烂摊子收拾好。

直至这时他才反应过来,他已经不能是外人眼中那个动不动就乱发脾气的金小公子了,大小姐都蜕变成沉稳的金宗主了。

可是当那封信在他手心摊开,露出里面熟悉的字迹时,金凌还是难得地感叹——蓝思追他们居然记得自己被他们缠得烦不胜烦而随口应下的约定。

金凌的急性子在经过这一年以来的打磨后已经消减不少,眼下夜猎之约的日子也还没到,他便拿着那封信,打算到姑苏去找蓝思追叙叙旧,顺便看看魏无羡过得怎么样——好歹他姑且也算是自己的挂名舅舅。

金凌被蓝家门生领进云深不知处的时候,碰巧看见魏无羡正追着几只兔子跑,本就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上前去打招呼而驻足不前的金凌顿时有点拉不下脸,把刚迈出去的左脚收回来,转身便要离去,却还是被魏无羡看见了。

“哎,跑什么?过来!”魏无羡怀中抱住一只在奔跑中沾了一身泥的兔子,不顾兔子挣扎得要紧,直接往金凌的方向走去。

金凌叹了口气,对身旁忍俊不禁的蓝世门生道了声谢,待人渐渐走远才道:“你一直都是这样胡闹的吗?”蓝老先生不会被你气得吹胡子瞪眼吗?他到底没把后半句说出来,魏无羡便轻车熟路地搭着他的肩:“哪能,蓝老头最近闭关去了,不然他又得说我放浪形骸了——哎哟!这兔子居然咬我!”

魏无羡吃痛之下撤了手,那兔子见有机可乘便撒腿狂奔,一溜烟的消失在两人眼前。

魏无羡在金凌鄙夷的目光下晃了晃那只被兔子咬伤的手,招呼他坐下慢慢谈,笑眯眯地看着他道:“金宗主百忙之中还能抽空陪思追他们夜猎,蓝氏倍感荣幸啊!”

金凌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随后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蓝思追告诉你的?”

魏无羡:“嗯,最近思追回来了一趟,说是要去暮溪山夜猎,景仪他们也有去,你这个时候来大半也是为了这个吧?”

金凌“嗯”了一声,算是承认了,随后又听魏无羡道:“不过,你离开金麟台之前有没有和江澄说一声?万一被他知道说不准又得提着紫电把你揪出来抽一顿。”

“早就让门生去说了,”金凌想了想补上一句:“虽然还没得到许可。”
魏无羡:“啧啧啧,当了家主果然不一样,就不怕回去之后被他打断腿?”

金凌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我也不是小孩子了,用不着什么事都向他报告吧?”魏无羡拍了拍他的后背,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好吧,我在云深不知处也待得够久了,这次就陪你们一起去夜猎,让你们见识见识夷陵老祖的实力!”

金凌却直愣愣的瞪着他,脱口道:“为什么?”

魏无羡:“我太久没出去走走了,这次正好能借这个机会下山买天子笑,顺便试一试身手,还能顺便看着你免得你出什么事。”

金凌小声嘟囔了一句“哪有那么容易出事?”,但还是让他一起去,反正多一个人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几日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从云深不知处出发,在一家客栈休息的时候金凌忽然想起魏无羡此次出行似乎没有和蓝忘机说过,便凑到魏无羡身边道:“你这次夜猎和含光君说了吗?”

魏无羡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道:“没有!”

金凌:“……”

看来除了江澄,回来之后他还得面对另一个更棘手的人。

——————————————————————————————
第一章肥肠短小,因为想不出要怎么写了_(:зゝ∠)_
后续大概要等一年半载,因为我要考试了(不)
会尽量更的,如果没什么人喜欢就不更(有你这么任性的吗)

最后不喜请轻喷,我有点blx(喂@)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