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雪落下的声音(十六)

#莫玄羽中心


#原本应该和av34682418一起食用的,但是现在没了


#如果没问题的话可以开始食用了ˎ₍•ʚ•₎ˏ














莫玄羽最近经常来芳菲殿探望秦愫,久而久之芳菲殿附近的门生也没少遇见他,对他没什么戒心,见他向这边走来,其中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还朝他招了招手:“莫公子,又来找仙督夫人吗?”



莫玄羽扯了扯嘴角,勉强朝他一笑:“是啊,顺带给敛芳尊带话。”



少年见他脸色有些苍白,多口问了一句:“莫公子,你没事吧?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没什么,昨晚没睡好,有点精神不济罢了,”莫玄羽顿了顿,指向少年身后道:“再不走就要跟不上了。”



少年闻言回过头去一看,其他门生已经越走越远了,而他还呆站在原地,这才忙不迭地追了上去。



莫玄羽确认他们走远后,一步一步地走到寝殿门外,垂下头满心茫然地盯着自己的脚尖看,似乎这样就能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既然走到了这里,就断没有临阵逃脱的理由,但莫玄羽一想到打开这扇门后,寝殿内的密室里可能藏着会让金光瑶身败名裂的证据,心里顿时泛起一股如附骨之疽一般纠缠不休的犹豫与痛苦。



尽管他如何坏事做尽、十恶不赦,他在莫玄羽心中依然是那个精明能干、与他磕磕绊绊地在金麟台上相依为命的兄长——只是他不能因为金光瑶给予的温暖,而选择性地忽略他赐予别人的痛苦。



莫玄羽轻轻地敲了敲门,然后退后半步,等着里面的人给他开门——尽管他知道这个时辰秦愫不在里面,不会有人从里面将门打开 。



莫玄羽在门外站了半柱香的时间,终于攒足勇气,轻轻地推开门走了进去,缓慢地合上房门,径直走向寝殿内那面落地巨大铜镜前站定。



莫玄羽打量着铜镜里的自己,忽的觉得自己有点不一样了——刚到金麟台的时候,他连看着别人说话都不敢,刚才却堪堪以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避重就轻地转移了别人的注意力,换做是从前的他肯定做不到。



莫玄羽对着铜镜里的自己苦笑一声,想来是因为在金光瑶身边待久了,渐渐地竟也学会了他那副做派。



他呆呆地站了片刻,伸出手在铜镜框边沿摸索,一会儿推一会儿拉,竟被他歪打正着地启动了机关,铜镜后露出了一道黑洞洞的门。



莫玄羽打开门走了进去,密室里和那道门一般的黑,一丝光线都没有,莫玄羽就着门外微弱的光线慢慢地摸索,摸到了一手的灰尘。



莫玄羽不怎么在意地拍了拍手,四周忽的亮了起来,他做贼心虚地四处张望——原来是墙壁上的灯盏自燃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继而往深处走去,前方墙壁上是形状不一的多宝格,密室中央则摆着一张长方铁桌,大小刚好可以躺一个人,但并无什么可疑之处,他便仔细地查看起眼前的多宝格,其中一个格子的前方用一道画满了血红咒文的帘子挡住了。



莫玄羽仔细地端详起帘子上的咒文,看了半晌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便从一旁的格子里抽出一个卷轴,挑起了帘子。



甫一与帘子后的东西打了个照面,莫玄羽便惊恐地倒 退两步,跌坐在地上,慌张地捂住了自己的嘴,避免自己忍不住叫出声——帘子后露出了一张惨白的脸孔,双目和口耳都被刻满咒文的铁片牢牢封住。



莫玄羽不可置信地看着那颗头颅,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退,艰苦地压抑着内心想要离开密室、与金光瑶当面对质的冲动,扶着墙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勉强忍住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不适,伸出手去揭封住头颅双目的贴片——



“别碰!”一双手忽的从他身后抓住了他的手,并把他往后一带,莫玄羽踉跄了一下撞在那人身上,猛地转过去看身后的人。



只见金光瑶脸色凝重地看着自己,抓住自己的那只手没有一点想要松开的意思,反而越收越紧,任他如何挣扎都没用,力度大得让莫玄羽以为自己的手要被扭断了。



莫玄羽情急之下,另一只手攥成拳头,狠狠地打在了金光瑶的小腹,金光瑶猝不及防地被他打了一拳,吃痛之下松了手,躬身捂住小腹,紧紧地盯着与他拉开距离的莫玄羽。



莫玄羽的手腕红了一片,疼得直龇牙咧嘴,刚才金光瑶一松手他就果断与他拉开距离,退至密室中央那张铁桌前。



两人无声地看着对方,莫玄羽较劲似的不肯移开视线,眼光灼灼地盯着他,希望金光瑶能给他一个解释。



但金光瑶什么都没说,只是面沉似水地迎着他的目光。莫玄羽见状,眼神黯淡地移开视线,涩声问道:“瑶哥,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金光瑶淡漠地看着他,直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沉默了半晌才听他说道:“你想知道些什么?”



莫玄羽和聂怀桑离开书房之后,金光瑶立刻着手将比较紧急的卷宗一一处理,等莫玄羽回来的时候便不必因为顾及自己事务繁忙,而像以往一般,只纸上谈兵地理解了最基本的道理就匆匆离去。



他原以为这样相安无事,兄友弟恭的日子还很长,但当去而复返的下属告诉他,刚才可能有人在房外偷听,而且还是莫玄羽差不多应该回来了却还没出现的时候,他就有种这样的日子已经走到尽头了的预感。



莫玄羽看着自己的手,自嘲似的轻笑一声:“只要我想知道,你就会和盘托出,绝无欺瞒?”



金光瑶还没来得及说话,莫玄羽便紧接着道:“那你能告诉我,帘子后那颗头颅是谁的吗?”



金光瑶闻言怔愣了一下,下意识透过帘子看了一眼那颗头颅,低声道:“......是大哥的。”


===========================================


拖更了对不起!昨天已经码了一大半了,但是剩下的就是想不出来,所以就很无赖地拖到了今天_(:зゝ∠)_


然后这章心里描述很多,很累赘,剧情还是一样的少,不过下一章会尽量把剧情加长,毕竟已经临近结局了......


如果哪里写得不对劲的话可以评论,我会改进的ˎ₍•ʚ•₎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