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雪落下的声音(七)

#莫玄羽中心


#乱套了,凑合着看吧_(:зゝ∠)_


#请和av34682418共同食用ˎ₍•ʚ•₎ˏ


#没有问题的话可以开始食用了ˎ₍•ʚ•₎ˏ











雪停之后,莫玄羽终于从雪地里坐起身,活动了一下冻僵的手指,没有一丝迟疑,把掺了毒药的酒杯往嘴边送。



他想,在他弥留之际还能够清醒一些,许是这酒还不够烈的关系。



正当杯沿刚触碰到莫玄羽的嘴唇之时,一个人将他扑倒在雪地上,酒杯也因为离开了他的掌控而掉落在地。



莫玄羽被他的手肘撞到了小腹,又因为喝了酒的关系,此刻视野有些模糊,只大概看见那人不知道伤着了哪儿,疼得双眉紧皱,好半晌才意识到自己身下还压着一个人,大惊失色地从莫玄羽身上爬起来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然而他紧闭双眼等了片刻,却没听到意料之中的破口大骂,于是他紧张地睁开眼睛看了对方一眼,见那人是莫玄羽,有些惊讶地道:“莫公子?”



这一声莫公子叫得莫玄羽浑身一震,恍如隔世般看了对面的人一眼,这才发现对方是清河聂氏的聂怀桑,心下有些诧异,这人怎么会出现在莫家庄?



“真的是你啊?你没事吧,快起来!”聂怀桑边说边扶他坐起来,替他扫去身上的积雪,“天寒地冻的,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喝酒呢?还穿得这么少!”



莫玄羽呆了片刻,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脸颊浮上红晕,“那个,美人哥哥,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起来再说话......”



聂怀桑闻言看了看两人的姿势,再联想到那些传闻,立即惊慌失措地站起来往后倒退几步,嘴里一直重复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莫玄羽一个没忍住便笑出声来。



聂怀桑见他傻兮兮地对着他笑,心想这莫玄羽果然疯得彻底,忽然心生一计,脸上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莫公子,我看你的衣服都湿透了,我在这附近的客栈租了房,不若去我那儿换身衣服?”



莫玄羽觎着聂怀桑的神色,心想此时回去也只会被莫子渊和莫夫人找麻烦,跟着聂怀桑好歹还能顺带着蹭一顿午饭,于是便欣然答应,露出一个夸张的笑容道:“好啊!谢谢美人哥哥!”



莫玄羽换好衣服从屏风后走出来的时候,聂怀桑正坐站在窗前眺望远方,见他出来了便招呼他坐下:“莫公子请坐,先喝碗姜汤暖暖身子吧!”莫玄羽动作忸怩地攥住衣服的下摆,捧着碗仰头直往嘴里送,而后擦了擦嘴边的水渍,复又痴痴地盯着聂怀桑笑。



聂怀桑被他盯得直冒鸡皮疙瘩,一边大力地搓了搓手臂让鸡皮疙瘩消退,一边干巴巴地扯了扯嘴角:“莫公子感觉如何?”



莫玄羽用手指卷了卷垂在脸旁的头发,撇着嘴抱怨道:“头发湿湿的,好难受!”随后他伏在桌上,眼光灼灼地瞥了聂怀桑一眼,“美人哥哥,玄羽饿了,有没有吃的啊?”



聂怀桑:“当然有,我让厨房给你做几道小菜!”



吃过午饭后,莫玄羽捧着肚子呢喃道:“嗯......吃不下了......”



聂怀桑倒了一杯茶给他,随后漫不经心地问道:“莫公子,我刚刚见你一个人在林子里喝酒,也不穿外衣,头上还披着块麻布,这是在做什么?”



莫玄羽打了个饱嗝,站起身走到床榻坐下,“姨娘让下人把我的午饭倒了,子渊那个混蛋又欺负我,我便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偷跑出来啦!之后走到一半见一群人在喝酒,说是喝了会暖和点,我就从李老板那儿拿了一坛酒和两个酒杯,他气得直吹胡子瞪眼的样子真有趣!”



“那那块麻布又是怎么回事?”



莫玄羽有些不开心地垂着头,半是委屈半是不甘地道:“小时候阿娘说过,如果有人死了,他的家人就会为他披麻戴孝。可是阿娘死了,姨娘他们也没有为她披麻戴孝,所以我就顺手从李老板那儿拿走了呀!”



聂怀桑听着听着,不知怎的就想起了他那走火入魔而死的大哥。虽然聂明玦对他十分严厉,但也是为了让自己成才,他却数次反抗聂明玦,直到聂明玦在他眼前倒下的那一刻,他慢慢地变成大哥一直希望自己成为的人。



一夜之间成了聂家的宗主,他不得不学着成长,一面伪装自己还是那个一问三不知的脓包废物,一面追查聂明玦的死因。



当他知道金光瑶就是害得聂明玦爆血身亡的凶手,他彻底失去了最后的希望——一直以来待他如亲人一般的金光瑶,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也对,聂明玦似乎不怎么待见金光瑶,每次见面都会不欢而散,更何况金光瑶做了那么多损人利己的事,聂明玦不可能坐视不理,两人定然为此起了不少争执。



而现在,莫玄羽成了除他以外的第二个受害者。



聂怀桑庆幸自己没有像莫玄羽一样,被金光瑶逼得疯疯癫癫的,虽然对莫玄羽的遭遇心生怜悯,但也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设下一局,让金光瑶身败名裂,好让他大哥安息。



“莫公子,你姨娘一家如此刻薄,难道你没想过教训教训他们吗?”



莫玄羽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还是佯装疑惑地看着他,“姨娘家的下人力气大得很,我一个弱男子,手无缚鸡之力?怎么教训他们啊?”



聂怀桑闻言从怀里掏出一本残缺不全的典籍放在桌上,“这本书里有教你如何教训欺负你的人的方法,你照着书上写的做就能让他们得到教训了。”



莫玄羽拿起典籍一看,封面上模模糊糊写着“献舍之术”四字,心下一惊,暗道这不是金光瑶给他看过的书吗?怎么会落到聂怀桑手里?但尽管内心翻起了惊涛骇浪,莫玄羽却不忘露出为难的神色,一边翻阅一边道:“可是,这上面写的我都看不懂啊!什么以血为媒、以手画就,比话本难懂多了!”



聂怀桑:“放心,你不会的地方我会教你,你只管记住一件事——你要用这个献舍之术,复活一个人,那个人能够帮你教训那群欺负你的人。”



莫玄羽兴奋地拍了拍手,“好啊好啊!那那个人是谁啊?”



“那人是夷陵老祖魏无羡。”


===========================================


对不起我高估了自己编排剧情的能力,今天依然是短小的现在进行式(´°̥̥̥̥̥̥̥̥ω°̥̥̥̥̥̥̥̥`)


关于莫玄羽在聂怀桑面前装疯卖傻,其实是因为想到他和金光瑶有来往,怕他把自己恢复正常的事告诉金光瑶所以才这么做的,不过当然了可能我写得很难了解所以还请谅解啦!ˎ₍•ʚ•₎ˏ


最后再让我唠叨一句,小红心和小蓝手可以缺,积极评论还是必要的,来个人和我讨论讨论嘛(´°̥̥̥̥̥̥̥̥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