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本丸泰游记(预定梗)

最近难得能够忙里偷闲,突然就想把旅行的故事写下来,但是暂时还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好,所以先放一小段试试水温www


“唉,虽然目的地已经定下来了,但是带上全员的话,旅费肯定不够吧?”审神者愁眉苦脸地看着博多藤四郎算出来的金额,忍不住抱怨道:“没钱啊!难道就没有什么能够快速赚钱的方法吗......嗯?堀川你去哪儿啊?”


堀川国广闻言猛地站起身,一言不发地离开,又在审神者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拉着和泉守兼定,不忍似的侧过脸,一言不发地推了推和泉守兼定,搞得两人向他投射了莫名其妙的视线。


“国广,你怎么了?突然冲进房把我拉出来又什么都不说,究竟有什么事?”


堀川国广沉默了半晌,像是下定决心似的吸了一口气,而后含糊不清地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音量道:“......主人......需要的话,兼先生......”


“哈?”显然,和泉守兼定完全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倒是审神者这个半聋搞明白了他带和泉守过来的原因:“是这样啊,堀川啊,虽然我看起来很缺钱,实际上也很缺钱,但是就算缺钱我也不会卖刀的,而且就算同样是读作kane,这个kane也不能当做钱币使用的。”


审神者停顿了一会儿,异常认真地解释道:“而且在泰国是用泰币的啊堀川!”


“重点是那个吗!?”和泉守兼定震惊地看向堀川国广,显然他并没有预料到一直以来跟在他身后兼先生前兼先生后的小迷弟,竟然因为主人的一句话而打算把他卖了:“国广,你怎么能——”


堀川国广却恍若未闻,一脸恍然大悟似地道:“是啊!这么说兼先生就不用被卖掉了!”


“再怎么说我也不会这样对待你们的,旅费的事就交给我和博多吧,今天轮到你俩耕田了,赶紧干活去吧!”审神者拍了拍和泉守的背,用一种类似看受伤的小动物的眼神看着他道:“今天少做一些也行哦。”


结果和泉守兼定因为气急攻心进了手入室。


===========================================


完全没有提到旅行中的事ww而且好像各方面都ooc了ww


如果有人想看的话我再写吧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