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雪落下的声音(十五)

#莫玄羽中心


#虽然已经不能看了:请和av34682418共同食用


#两人要决裂的时候差不多到了


#如果没有问题可以开始食用了ˎ₍•ʚ•₎ˏ















数日后,金光瑶前往清河参加聂家的清谈会,至少四五日才回来,不料在清谈会上却发生了一些变故——聂家的家主聂明玦不知怎的就走火入魔,冲到广场上见人就挥刀相向,最后爆血身亡,倒在了弟弟聂怀桑面前。



聂怀桑被他砍伤了一条腿,一边哭一边拖着受伤的腿艰难地匍匐前进,口齿不清地喊着“大哥”,对着兄长的尸体痛哭流涕。



金光瑶虽然畏惧聂明玦,但始终是他的结义兄弟,眼下也站在聂怀桑身旁悄无声息地红了眼眶:“怀桑,你先去处理伤口吧,大哥......大哥的事我来处理。”



此次清谈会以聂明玦身故而匆匆结束,有不少修士被聂明玦所伤,因此也留下来养伤,而与金光瑶同为聂明玦结义兄弟的泽芜君蓝曦臣也留在聂家,与金光瑶一同操办聂明玦的丧礼。



聂家不可一日无主,于是聂怀桑还没来得及从悲伤中走出来便被赶鸭子上架地当上家主,可聂怀桑少年时便无心向学,聪明都用在了画扇捉鸟逃学摸鱼上,于修炼一道确实天资奇差,硬生生比其他家族的同辈子弟晚八九年才勉强结丹。



聂明玦生前时常恨铁不成钢,对他管教甚严,也耐不住聂怀桑烂泥扶不上墙,如今没了大哥遮风挡雨督促提点,聂怀桑面对各种不熟悉的事务忙得焦头烂额,知得到处求人,今天到金麟台找金光瑶哭诉,明天来云深不知处期期艾艾,才勉勉强强把这个家主的位置坐了下去。



也是因为这个缘故,莫玄羽也没少见着聂怀桑——虽然大多数时候,对方都是哭哭啼啼地对金光瑶哭诉,完全没有一点家主之风就是了。



这一日,莫玄羽带着秦愫给金光瑶准备的午饭来到书房,毫不意外地又看到聂怀桑坐在金光瑶对面诉苦,眉头皱得死紧,好像下一秒就要就着眼泪干嚎一样,看得莫玄羽嘴角抽了抽。



他对聂怀桑问了声好,把食物从食盒里拿出来放在桌上一一摆好:“瑶哥,秦姐今天给你熬了人参玉竹炖鸡汤,让我嘱咐你记得趁热喝——聂宗主要不也来一碗?”



聂怀桑摆了摆手,重重地呼了一口气,“这可不行,这是嫂子给三哥熬的,况且我来之前已经吃过午饭——”



“咕——”话音刚落,聂怀桑的肚子便响起一声长鸣,代替他说了真话。



三个人一言不发地面面相觑,聂怀桑尴尬地挠了挠脸,破罐子破摔地干笑道:“呃......三哥,我还是接受你们的好意吧......”



于是三个男人就着一碗鸡汤,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起来:“怀桑,其实有些事你大可自己做主,毕竟你才是聂家家主,经常来找我商谈事务实在不太适合。”



“三哥,若是我能有你一半的机智,我也不至于来找你啊......”聂怀桑愁眉苦脸地端着碗,看着水面的倒影兀自说道:“可像我这种天资差得像是在娘胎里被狗啃过似的,以前也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事务,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怎么和聂家那群人交代?”



莫玄羽一直静静地听着,此时闻言忍不住问道:“话是这么说,可家主也不是什么事都一手包揽的吧?您就没有能一起商量的心腹吗?”



“唉,我自己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吗?我大哥当宗主的时候,同辈的子弟看不起我,旁系的亲戚个个都觉得我会就这样浑浑噩噩地活下去,谁知道老天不长眼,我大哥死了,而我却阴差阳错的当了家主......别说给我当心腹,他们没暗地里给我下绊子就算不错了。”



金光瑶无奈地看着他,也不知该把他赶回去好好反省一下还是继续纵容他、帮他解决问题,最后只吐出了一句:“好吧,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你要是再来找我说这些,我就让你哪里来回哪里去了。”



聂怀桑闻言登时笑嘻嘻地说道:“那我就先找曦臣哥,再来找你,一回生二回熟嘛!”



金光瑶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笑道:“好了好了,你赶紧回去,别耽搁了正事。”



莫玄羽正在收拾桌子,闻言抬头对金光瑶道:“正好我要把食盒送去厨房,就让我送聂宗主出去吧。”



金光瑶“嗯”了一声,“等你回来我再指导你。”



莫玄羽看着聂怀桑上了马车,规规矩矩地向他行了一礼,“聂宗主慢走。”随后抬脚便要拾阶而上。



“慢着,”聂怀桑的手从车里伸出,冲莫玄羽的方向招了招手,“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莫玄羽依言走至马车旁,聂怀桑从车窗处探出头,轻声道:“我上次来金麟台,把一样东西漏在这儿了,可我又不敢和三哥说,你能不能帮我寻来?”



“当然可以,”莫玄羽爽快地应了下来,“不知聂宗主遗漏的是什么物件?”



“是一本书,里面有很多......精致插图的书。你找找看书房有没有,没有的话你试试去芳菲殿里找,里面有个落地铜镜,那铜镜后面是个密室,我上次和三哥在里面找一些典籍,可能是漏在那儿了。



莫玄羽想了想,恐怕这位聂宗主要找应该不是什么正经的书籍,这才不敢和金光瑶说:“聂宗主放心,只要这本书真的在金麟台上,玄羽必定会找出来归还于你。”



聂怀桑这才放心地呼了口气,安心地说了一句:“有劳莫公子了。”



莫玄羽将归还了食盒,刚走到书房外便听到屋里有人正和金光瑶说话:“我让你做的事办妥了吗?”



另一个人道:“属下无能,让他逃了,可当时他身受重伤,应该逃得不远。”



金光瑶站在窗前,脸色微沉地摇了摇头:“无妨,在你手下受了重伤还能逃走,说不定跑到半路就失血过多死了——回去和他们说,不用再追杀薛洋了。”



莫玄羽心里咯噔一声,额上一滴热汗顺着脸颊滑了下去,滴在了衣服上。他震惊地睁大了双眼,心想薛洋不是被关在牢里吗,为什么金光瑶要派人杀他?



不容他多想,屋里那人回了句“是”,随即便往门口走去,莫玄羽立即躲到几步之外的假山后,直到那人走远了,莫玄羽才心惊胆战地从假山后走出来,后背被冷汗浸湿了一大片,而他却无暇顾及。



‘冷静点,莫玄羽,’莫玄羽自欺欺人地想:‘说不定瑶哥只是做做样子,不会真的杀了薛洋。’



尽管如此,莫玄羽脑海里却不合时宜地浮现了薛洋的手势和遗漏在他那儿的尸毒粉,无情地提醒莫玄羽——事实就是如此。



莫玄羽一把撩起被冷汗打湿的碎发,狠狠地抹了一把脸,在原地呆立了片刻,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抬起脚缓缓朝芳菲殿走去。



===========================================


影帝上线!我把聂导放出来啦!


聂导的出现推进了剧情,让莫玄羽去密室找书也是为了让他发现金光瑶的真面目,不过没想到莫玄羽自己先发现了金光瑶要杀薛洋就是了。


然后大概很快莫玄羽就要被赶回莫家庄了,应该也快结局了,到时候我要休养生息,整理一下每一章,然后可以的话再弄个合集吧!


最后希望有觉得哪里不对的话能告诉我一声,让我改进改进!ˎ₍•ʚ•₎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