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雪落下的声音(八)

#莫玄羽中心


#薛洋出没


#请和av34682418共同食用


#没有问题的话可以开始食用了ˎ₍•ʚ•₎ˏ









解开心结以后,莫玄羽在金麟台的日子依然过得风平浪静,因为被金光善认为太忤逆而闲置一旁,所以好长一段时间都没见着金光善,不禁感慨自己终于能够重新投入学业的同时,隔三差五的就去找金光瑶,让他指导指导自己的课业。



金光瑶尽管贵人事忙也不曾因此感到烦躁,而是一遍又一遍地耐心劝说:“为何不在课后找先生为你指点一番呢?与之相比,我能教你的东西实在不怎么广泛,对你的课业可能没有太大的帮助。”



莫玄羽挠了挠脸,困惑地看着金光瑶:“可是,课后留下来向先生讨教的人太多了......我找不到好时机向先生讨教......”



金光瑶无奈地摇了摇头,深知那群学生中定有几个金家旁系子弟,他们一向都自诩不凡,不屑与外姓门生一同学习,明明不务正业却又在课后留下,定是因为看不得莫玄羽被先生称赞才带头刁难他。



莫玄羽见金光瑶没有说话,只是一脸无奈地摇头,想到他近来异常繁忙,眼底的乌青也越来越深,有些担忧地看着他:“瑶哥,要不然我还是回去自己研究吧,你最近那么忙,一定累坏了。”



金光瑶欣慰地朝他笑了笑,“是有点,可是玄羽刚才不是说先生忙着提点其他学生吗?既然你有疑惑之处,我自当从旁提点,只是亥时以外的时间我都不能抽身,只能委屈你在那段时间来找我了。”



莫玄羽全然不觉委屈,高兴得喜笑颜开:“好啊,那就先谢过瑶哥了!”



金光瑶忍不住上手摸了摸莫玄羽的头,随后才意识到此时已经接近子时了,“你赶紧回去吧,将近子时了,要是被巡逻的门生看见了就不好了。”



待莫玄羽离开之后,一道黑影从房梁上跳下,斜倚着一旁的柱子朝金光瑶笑道:“这就是你那个从莫家庄来的弟弟?和你长得不大像啊,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



金光瑶笑意微敛,朝那道黑影的方向看去:“成美,你怎么又躲在我房梁上?我不是说过有事找我的话......”



薛洋听见金光瑶以他表字唤他,便有些嫌弃地打断了他的话音:“说了多少次别那样叫我,老子叫薛洋,不是什么成美。”



金光瑶脸上又挂上了那副习以为常的笑容,他往茶杯里倒满了热茶,轻轻抿了一口道:“毕竟你已经是金氏的客卿了,没有个字不妥当,我便自作主张了......怎么,你不喜欢吗?”



薛洋面露嫌弃之色:“你难道不觉得‘成美’二字与我不符吗?”



“我给你取字成美,是希望你成人之美,若是哪天你做到了,便不负这字。”



薛洋嗤笑一声,不屑道:“可我不是什么君子。”



金光瑶也不恼,只是直勾勾地看着他,薛洋有些受不了他这种眼神,只好妥协道:“算了算了,你爱叫啥叫啥。”



金光瑶这才收回视线,脸上又挂上了那副平易近人的笑容:“那自然再好不过了,另外我还有一事,希望你能替我去办。”



薛洋狐疑地看着他,看了半晌都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于是他放弃思索,不耐烦道:“说吧,是要我灭门还是怎的?”



金光瑶摇了摇头:“都不是,”随即他轻声说道:“只是想让你多关照玄羽罢了,不是什么大事。”



薛洋闻言有些不悦地问道:“让我去看着那个小孩儿?你就不怕我带坏他?”



“玄羽生性纯良,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都知道,我正是因为担心他在金麟台受欺负,才让你去看着他,”金光瑶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话音不自觉放慢了一些,“毕竟这金麟台是是非之地,他在这里除了我以外没有任何值得仰仗之人,那群旁系子弟又仗着身份飞扬跋扈,让他们受点教训也是理所应当。”



薛洋闻言一挑眉,颇感以外似的看了他一眼:“我以为像兰陵金氏这种世家大族,教养应该比那些普通人要好上不少,原来也不过如此吗?”



金光瑶抬眸正好看见薛洋眼里的戏谑,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能苦笑一声,叹道:“对啊,毕竟都是人,自然没有谁比谁更高尚这一说。”



次日,莫玄羽在课后往自己的住处走的路途中,远远地看见了蹲在一旁的薛洋。他丝毫不顾来往此路的人的审视目光,嘴里叼着狗尾巴草,脸上露出一个满是痞气的笑容朝莫玄羽一扬下巴:“莫玄羽是吧?”



莫玄羽从未在金麟台见过薛洋,但对方却能叫出自己的名字,实在是奇怪得很:“请问这位公子,你认识我吗?”



薛洋吐出口中的狗尾巴草,站起身拍了拍粘上了尘土的衣摆,很是熟稔地揽住莫玄羽的肩膀:“昨天你不是去金光瑶那儿找他了嘛,我也在场,只是你没看见我而已。”



莫玄羽更糊涂了,他挠了挠头发,见薛洋也穿着兰陵金氏的金星雪浪袍,便开口问道:“你是金家新来的客卿?我前些日子好像听瑶哥说过金麟台来了一位新的客卿,难道就是你?”



薛洋得意地笑了笑,露出口中虎牙道:“就是我,我叫薛洋。”



莫玄羽见他与自己差不多大,不禁心感钦佩:“薛兄看着比我年长几岁,便已经当上了金氏的客卿,真是让人敬佩。”



薛洋听不惯这些客客气气的客套话,但这些话从莫玄羽嘴里说出来却不会让人心生厌恶,语气里的真诚和敬仰令薛洋有些惊讶,随即他像是忍不住似的噗嗤一声仰天大笑:“哈哈哈,你这人真有趣!”



莫玄羽被他突如其来的大笑吓了一跳,随即有些紧张地问道:“是不是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薛兄你怎么——” “叫什么薛兄,叫我薛洋就好。金光瑶说得没错,你太有趣了!”



莫玄羽虽然不知道金光瑶和薛洋说了什么,但是看薛洋这样子金光瑶在他面前应该没少提到过自己,又联想到今后在这金麟台又多了一位朋友,开心得直点头:“那以后还请你多关照了,薛洋。”



===========================================


距离上次更新居然相隔了那么多天真是不好意思,最近学校生活有点太丰富了,一个不小心就拖更了[•_•]


这章实在说不上长,而且我感觉会越写越短......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的奇书,但是我的文笔确实撑不起我的文章_(:зゝ∠)_


这里的薛洋可能会有点ooc,是我看了几遍原著番外恶友篇之后写出来的产物,是金光瑶派来看着玄羽的奶妈(不是)


最后请容我声嘶力竭地吼一声,我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虽然我是个渣渣可是我想要!(不,你不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