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雪落下的声音(十七)

#莫玄羽中心


#虽然不能看了:请和av34682418共同食用


#这章互相ooc


#没问题的话可以开始食用了ˎ₍•ʚ•₎ˏ












当年金光瑶之所以能认祖归宗、被金光善接回金麟台,这其中少不了赤峰尊的举荐,但每次对待聂明玦总是格外拘谨,而聂明玦也经常疾言厉色地指责金光瑶的一些决定,若不是中间还有个泽芜君和稀泥似的周旋其中,恐怕聂明玦可能还会单方面地和金光瑶闹得更僵。



如今看来,金光瑶似乎也没有坐以待毙,聂明玦的死说不定也在他意料之中。 莫玄羽稍稍平复心绪,不确定地问道:“那赤峰尊的死也与你有关吗?”



“是,”金光瑶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苦笑道:“这几个月以来我频频前去不净世,为大哥弹奏清心音,借此动了些手脚,再故意刺激他,他就顺理成章地走火入魔了。”



莫玄羽暗自心惊,没想到金光瑶为了杀死聂明玦,竟大费周章地准备了这么久,还做得天衣无缝,事后装出一副伤心的样子便顺利的瞒天过海,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是他令聂明玦爆血身亡的。



眼前的金光瑶忽的变得陌生起来,显得既冷漠又无情,仿佛这才是他原有的模样,那么的理所当然,令莫玄羽无所适从,只好干巴巴地道:“真不愧是敛芳尊,想必聂怀桑也没想到是你害死他大哥,还间接让他接手了家主之位这个烫手山芋吧?”



聂怀桑天资平庸,实在不是当家主的料,每天焦头烂额地往云深不知处和金麟台跑,好不容易才将家主之位坐稳了,也没让聂家起死回生,反而日益衰败,只能仰仗蓝曦臣和金光瑶,因为家中从来不缺等着把他拉下家主之位的人。



金光瑶寥寥数语便说完的杀人计划并没有因为聂明玦的死而结束,反而如盘根错节的荆棘丛一样兀自延续下去,狠狠地扎进聂怀桑身体里,一面支撑着他、让他没日没夜地为了聂家的事务殚精竭虑,一面趁他午夜梦回的时候趁虚而入,化作一个个真实而可怕的噩梦,无孔不入地折磨着他。



金光瑶没有否认,脸上也不见愧疚之色,兀自道:“我这么做无论对我还是对他都有好处,大哥活着的时候经常逼着他修炼,怀桑畏惧他又不敢反抗他,也没有自己的主见,惶惶不可终日——如今他虽然碌碌无为,但有二哥和我在,不会有人威胁到他,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



“可他成了个脓包废物,还失去了唯一的亲人,我相信赤峰尊并不希望看到现在这个聂怀桑,”莫玄羽双目紧闭,颤声道:“瑶哥,你怎么对得起他对你的信任?”



金光瑶没有说话,只是垂着头静静地站在角落,半晌,他缓缓地说道:“你会不会将此事告知父亲?”



莫玄羽抱着头呜咽了一声,含混地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他抬起头,双眼通红地看着金光瑶,像以往请教他一般问道:“瑶哥,你那么本事,你说我该怎么在你眼皮底下跑去和父亲说啊?”



他恨不得从未来过金麟台,从未遇见金光瑶,甚至希望自己从未存在过,总比像现在这样痛苦地面对这些只有金光瑶和自己知道的真相要好,良心和亲情像两座大山一样压在他身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无论选择哪一方都会撕心裂肺的疼。



金光瑶上前抱住他,轻轻地拍打他的后背:“玄羽,什么都别说了,先出去吧。”



莫玄羽没有拒绝,任由他扶住自己,摇摇晃晃地走出密室,坐在床榻上呆呆地看着金光瑶。



“玄羽,你听我说,这件事如果被父亲知道了,对谁都没好处,你想告诉父亲便尽管去,”金光瑶顿了顿,谨慎地道:“只是这样一来,怀桑失去了我的助力,只靠二哥的帮助并不能压制手下的人,聂家内部迟早会内讧,而父亲的继承人除了你我别无他人,若是我不在了,你有没有能力和手腕管理整个兰陵金氏?”



莫玄羽嗤笑一声,无奈地看着他:“瑶哥,你是不是忘了父亲有多少私生子流落在外?他既然能接我回来,不排除会接其他兄弟姐妹回来,我在金麟台这么久毫无建树,也不懂得做宗主的那套,他怎会......”



“他会,”金光瑶忽的出声打断他,“因为其他私生子都不在了。”



莫玄羽闻言惊讶得睁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他,意识到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忍不住往后倒退:“你......你不会——”



金光瑶微微一笑,“不错,从我来到金麟台开始,我就一直私下寻找父亲流落在外的子嗣,你是还有姐妹,不过兄弟......”他顿了顿,毫不在乎地道:“除了我,其他的都不需要。”



莫玄羽刚刚镇定了一些,一听这话“咚”一声从床上摔了下去,顾不上被撞得生疼的腰,颤颤巍巍地扶着床柱想要站起来,却怎么也使不上力,又一次摔回地上。



“玄羽,除了你我再也没有别的亲人了,父亲一直没把我当儿子看,你也是知道的。”金光瑶俯身与莫玄羽对视,莫玄羽却慌慌张张地移开视线,金光瑶也不在意,自顾自地道:“我从来不觉得你的存在会威胁到我,就算将来你有意继任宗主,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我要的不过是世人的尊重,当不当宗主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莫玄羽充耳不闻,紧紧地捂住双耳:“别说了......”



事到如今,他已经分不清金光瑶哪句话是真心,哪句话是假意了。



他再次扶着床柱站起身,总算晃晃悠悠地站直了,然而下一秒便往一边倒去,金光瑶见状忙眼疾手快地拉住他,一把把他拉过来,却因为用力过度,两人一同摔回了床榻。


===========================================


这章难产了,本来还想能不能吐气扬眉一次结果才发现最少字数都没达到(*꒦ິ⌓꒦ີ)


嗯......这章比较矛盾,就不说什么了,毕竟每个人看待一件事情的角度都不同( ・᷄৺・᷅ )


不过还是希望能够有人给我一些建议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