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上天糖

兄长与家主不可能那么闹腾

原本打算写沙雕日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最后变成了沙雕恋爱日常(x)


相信我,这真的是乙女文(深沉)


有原创审神者,因为觉得审神者审神者地叫太不方便了所以给她起了个名w


阅读前的提醒,文笔不好,髭切ooc有,水分估计也有,不能接受请迅速撤离,以免被辣眼睛(x)


最后这是髭切×女审的场合w


好了以下正文↓


——————————————————————————————



黄昏时分的天空特别漂亮,原本炽烈的阳光渐渐收敛了热量与光度,柔和的金光洒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金光所到之处,锦鲤都会往池塘的死角或深处游去,看着这一切的温霜叹了口气,低头看着睡得正酣的髭切道:“能回自己的房间睡吗?我脚麻了。




髭切没理她,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又接着睡,温霜见他不理自己,又叹了口气,当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扯着嗓子喊人:“膝丸!把你哥拎走!”




在离池塘不远处的田地和今剑收拾农具的膝丸当即放下了手上的农具,以不符合太刀的机动朝两人所在之处飞奔而来,离声源最近的髭切因为被温霜的声波攻击波及,非常顺畅地从温霜的大腿滑下,接着顺着走廊滚了下去,并且不幸地磕到了后脑勺,眼看着就要撞上柱子了,但在温霜仁慈地伸出被他说过略短的腿中途拦截之下幸免遇难,成功以面刹车,与本丸的土地进行了亲密接触。




“兄长!”膝丸来到的时候刚好看到髭切刹车的画面,立马跑过去扶他起来:“兄长你没事吧?!”




髭切拍了拍粘在衣服上的泥土,一抬头便把膝丸吓傻了——变成大花猫不说,但是脸上的擦伤和顺着鼻子流下来的鼻血显然不是没事的样子。




当事人看着弟弟担忧的表情却好似毫无自觉似的,眨了眨眼冲膝丸笑道:“我没事啊,就是鼻子和腰有点疼……”




“那不叫没事吧?!”膝丸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温霜略带赞同的眼神扫了过去,朝他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膝丸,吐槽很到位嘛,果然跟着我的时间长了各方面的技能都点亮了。”




膝丸无奈地撇了撇嘴,自从来到这座本丸,除了髭切以外最令他头疼的就是温霜这个主人了,当下便将不满化作说教:“家主也不小了,怎么还跟着兄长一起瞎闹呢?要是被烛台切和歌仙看见又得被他们训斥了,而且如果兄长受伤的话,本来就紧凑的资源又要用在手入上了……”




温霜抬手阻止了膝丸看似就要进入长篇大论的说教,十分没有诚意地棒读:“我错了。”




膝丸:“……恕我眼拙,我并未看出您有半点知错的意思。”




“膝丸啊,这种事不能用肉眼看,”温霜将手置于胸前,严肃地说出了乱七八糟的话:“得用心去感受啊。”



膝丸已经无力和她辩驳了,以往他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对髭切和审神者进行说教,往往都会被两人避重就轻地结束说教,导致膝丸现在已经不听温霜说的鬼话了,而自己的兄长就更不用说了,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基本全都不能当真。




“算啦弟弟丸,家主年纪还小,活泼点很正常嘛。”髭切轻而易举地将话题的重心偏移,随即又抛出转移膝丸注意力的绝招:“话说回来,我也觉得我应该要去手入,越快越好,毕竟我饿了。”




尽管是用过很多次的招数,膝丸仍然逃不过对兄长潜意识的关心,闻言立刻站起来就要往厨房走去:“那我去厨房问问烛台切晚饭做好了没有,劳烦家主替兄长进行手入,等会儿晚饭好了我会去叫你们的。”




髭切坐在温霜旁边乖巧地点了点头,看着膝丸渐行渐远的背影被夕阳拉长,两人对视一眼,发自内心觉得膝丸是个傻得可爱的好孩子,然后又转过头去,一脸慈祥地对着已经变成一个小黑点的膝丸挥手。




髭切:“真奇怪啊,明明早上还在战场上砍飞了几个时间溯行军的头,现在却有一种自己已经是垂暮老人的感觉呢。”




温霜:“你已经是了哦,平安老刃先生。”




等温霜给髭切完成手入之后,众刃已经在大广间里摆放桌子和碗碟,等烛台切做完最后一道菜就能开吃了。




温霜一只脚刚踏进大广间的门口,随眼一扫,看到桌上的青椒肉丝就立马缩脚走人,可惜一转身就撞上了迎面而来的大俱利伽罗,强烈的冲击导致温霜下意识往后一仰,在坠落的当儿还不忘捂住自己的头嗷嗷大喊:“我的头!髭切,我的头要飞出去啦!”




站在温霜身后的髭切稳稳当当地扶住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和脖子,一脸疑惑地放下手:“没有啊,还牢牢地粘在脖子上呢家主。”




刚好从厨房端菜出来的膝丸看了一眼温霜和髭切,忍不住出声询问:“你们又干了什么……”




于是全程目睹了事发经过的加州清光复述了一遍刚才温霜和大俱利伽罗是怎么撞在一起的,顺便让药研藤四郎给两人检查,看看有没有撞出内伤。




“其实青椒肉丝有那么难吃吗?我觉得小光做得很好吃啊!”太鼓钟贞宗夹了一口青椒送进嘴里,对烛台切光忠的厨艺给出了最高评价,一方面是因为真的好吃,另一方面也是想趁这个机会让温霜对青椒改观。



膝丸赞同地点了点头:“确实,家主一看到青椒就死活不肯吃饭,这样对烛台切来说也太不公平了。”




正在给太鼓钟贞宗夹菜的烛台切光忠闻言看向温霜,露出了一副有些失落的笑容:“主人真的不愿意尝一口吗?若是真的不愿意吃,那我以后就不进厨房了。”




“……也不至于这么严重吧?我吃就是了。”刚说完温霜就后悔了,看着髭切起身把盛着青椒肉丝的盘子放到自己面前,还夹了一筷子青椒等着投喂她,温霜很没出息地扯了扯膝丸的衣袖:“真的要吃吗?”




膝丸看着她坚定地点了点头,温霜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烛台切光忠,做足心里准备后一闭眼:“髭切!来吧!”




“嗯,这才是好孩子。”髭切顺利地把青椒投喂完毕,看着温霜的表情从紧张到惊讶,髭切就知道烛台切光忠的厨艺已经将温霜对青椒的厌恶彻底清除,于是又夹了一筷子,等着温霜吃完嘴里的再继续投喂。




膝丸欣慰地看着髭切投喂温霜,虽然说过程有点波折,但是总算消除了温霜对青椒的厌恶,本丸的主厨也不用退役了,真是可喜可贺。




当然,如果髭切能顺便投喂自己一口的话会更可喜可贺。




至于次郎太刀在席间举着酒杯说今天是主人戒掉青椒厌恶症的日子,所以拉着大家一起喝酒,最后醉倒了一片,还是温霜和大太刀们一个个把喝大了的刀送回自己的房间也是后事了。




髭切和膝丸也被次郎太刀灌醉了,两兄弟亲密地抱成一团,髭切还伸手摸了摸膝丸的头:“哎呀,这么大了还撒娇,弟弟真是可爱啊。”




喝醉后的膝丸似乎比平时更大胆一些,闻言立刻抬头去看髭切,看了好一会儿才傻笑着揪了揪髭切的头发:“兄长也,嗝,也可爱啊,兄长全世界最可爱!头发卷卷的,像棉花糖一样,超可爱!”




温霜刚把抱着她大腿不放的腿部挂件信浓藤四郎送回去,回到大广间看到的便是这个两兄弟相亲相爱的场面,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们两个都可爱,好了别抱了,赶紧起来洗脸换衣服。”




两人闻言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东倒西歪地走去洗漱,然后跟着温霜回自己的房间换衣服。换完衣服之后,膝丸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对温霜说了句晚安倒头就睡,而髭切则坐在自己的被褥里,半眯着眼盯着温霜看,似乎没有想要睡觉的意思。



“怎么还不睡,盯着我看做什么?”




髭切呆呆地笑了笑,也不说话,下一秒就俯身抱住温霜:“没什么,就是觉得家主今天香香的,有草莓的味道。”




“那是因为我换了沐浴露,”温霜轻轻拍着髭切的背,在他耳边柔声道:“好啦,我得回去睡觉了,你也赶紧睡。”




温霜刚起身便被髭切拉住了衣角,他撇着嘴看着温霜,难得撒娇了一次:“我要和妳一起睡。”




温霜顿了顿,刚想回答他自己睡姿不好就被扑过来的髭切扑倒在地,还没来得及爬起来髭切就抱紧了她,埋首在她颈窝蹭了蹭:“哪有恋人是分开睡的,妳既然和我在一起了,就应该和我一起睡。”




温霜被他这么一扑忽感自己的老腰应该不保了,可是听完他这番看似蛮横霸道却又不无道理的抱怨,忽然就觉得其实也没那么疼,只好无奈地把酒后撒娇的源氏重宝往自己的房间扶:“好好好,我的恋人先生,我现在就和你回房睡觉,可是我睡姿很差,所以你要做好被我踢飞的觉悟哦。”




髭切笑了几声,伸手揽住温霜的腰:“不会啦,我会紧紧地抱着妳,让妳没有机会踢飞我的。”




“那你轻点抱,你手劲大,我怕你把我勒死。”温霜调侃了他几句,嘴角不住地上扬,换来了髭切一句:“放心,不会把妳勒死的,我可爱的小恋人。”




温霜笑了笑,谁可爱还不知道呢。


至于第二天膝丸醒来之后发现髭切不见了,找了好久才被刚巧经过的太郎太刀告知昨天他去温霜房间睡了,还偷偷在心里抱怨兄长不厚道的事就是后话了。


——————————————————————————————


源氏是大宝藏,写着写着就开始ooc了,是我的锅_(:з)∠)_


可是我超想看到源氏兄弟抱在一起嗷嗷嗷!两个大可爱抱在一起就是双倍可爱!


另外关于髭切的ooc我想辩解一哈,关于髭切对婶婶撒娇的行为,我个人认为是成为恋人后的髭切偶尔会对恋人撒娇,也是因为私心觉得这样的哥哥切很可爱(...),所以就写出来了w不能接受的话还请轻拍哈w


如果有人能喜欢这样的髭切的话我会很高兴的w能和我一起讨论的话我会更高兴w